张氏诡谈之小妹妹我来陪你好吗

2019年10月21日 • 汽车资讯 • 阅读 1

上一篇:《张氏诡谈之炼尸取油》寒冬腊月,天空灰蒙蒙的下着鹅毛般的大雪,今年的冬天整个城市都笼罩在银装素裹的氛围下,孩子们在雪地里堆着雪人

上一篇:《张氏诡谈之炼尸取油》

寒冬腊月,天空灰蒙蒙的下着鹅毛般的大雪,今年的冬天整个城市都笼罩在银装素裹的氛围下,孩子们在雪地里堆着雪人,打着雪仗,那天真无邪的笑回荡在这寒冷的阴沉空气之中...

但是六岁的小峰却没有和小伙伴们一起玩耍,不是小伙伴不找他玩,而是他就不喜欢在人多的地方待着,他由于家庭的关系,小小的时候就患上了自闭症。

雪依旧下着,小峰一个人走在马路上,一长串小小的脚印就像是一条不断地连线,通向远方。下雪天气,周围的能见度很低,戴着眼镜的小峰,没有擦去眼镜子上的一层雾气,再说他的镜子本来也是破碎的。

他好像在思考着什么,犹豫的脚步挪来挪去,迈出去一步但又收了回来,真不知道那长长地一截路他究竟是走了多久。

咦,雪怎么在那里是红色的了?小峰好奇的看着路口拐角处的某个地方,似乎是什么东西吸引到他的注意了。

他终于加快了自己的脚步,走起来虽然是一晃一晃的但是倒还是利索,可以说自大他学会走路以来,第一次走的这么快吧。

此时小峰站在一块石板子上,一堆红色雪已经被新落在上面的雪淡淡的覆盖了一层,那血红色很淡,要不仔细看,一般人还真是看不见的。

小峰掏出自己装在手套里的手,轻缓缓的拨弄着上面的雪,他将雪全部推在手底下的一条缝隙里。鬼姐姐www.guijj.com

雪刚和他的小手一接触,禁受不住那份温热,部分化成雪水,交杂着暗藏在里面的血红色,红红的很是好看,就像石榴一样。

对了,这颜色和我的血是一个颜色的,我记得我那次被妈妈打破鼻子,我流出的血,和现在我手里的是一个东西。小峰看着自己被弄雪水沾红的手,想到妈妈,他狠狠的摇着头,想要将她甩出他的脑子,但是对他来说,显然有些困难。

他又将那些地上的雪,死命的往缝隙了推,忽然,他推了推挂在鼻梁上的眼睛架子,想着,这个缝隙里会有什么东西?

他不顾此时地上的寒冷,跪下身子,趴着向缝隙里探望着,里面黑黑的,什么也看不见,但是可以闻见一股浓重的血腥。

这是什么问道?怎么这么熟悉?里面有人吗?小峰狐疑的想要将脚下的石板子揭开,他真的想知道里面是什么,但无奈自己长得弱小。

一直以来他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本来是长身体最需要营养的时候,但妈妈能给他的只有硬硬的馒头和冰冷的自来水。他不甘心,搓着发黄的头发冥思苦想。

终于他看见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木头棍子,滴溜溜的跑过去将棍子拿起,有了这个家伙果然不一样,一撬就撬开了!

小峰将棍子扔的老远,然后迫不及待的凑到好不容易撬开的大口子边上,这口子仅可以容一个小孩子钻进去,看来这里面还很宽敞呢,我试试看可不可以进去!

雪还在簌簌的下着,落在这个似乎冰冷的城市,不知是雪将这个城市变得寒冷,还是这个城市将雪变凉,小峰感觉自己的心都是凉的,他僵硬的手在小心翼翼的放开之后,他整个人也完全落在了石板底下!

这里的空间和之前想的完全一样啊,哈哈,太好了,这里说不定收拾收拾可以布置成一个家呢,想着想着小峰露出了久违的笑容,那孩子本来就该有的快乐笑容,终于出现在了这瘦小的孩子脸上。

咦?怎么还有个人在这里?!

在小峰的脚跟前,一个侧躺着的人一动不动的,从他的身形来看应该是一个和小峰差不多的小孩子。

你还好吧?在睡觉吗?小峰看着地上的人还是一动不动,他便试图将对方的身子翻过来,是天气寒冷的原因使得对方的身子已经僵硬的如钢铁一般,由于头顶上是石板,所以没有多少雪落在上面,在小峰几次折腾后,终于看清了正脸!

一个女孩!那地上僵硬掉的是一个面目清秀的女孩!惨白的皮肤看不见一点血色,她的安详的表情和头上一道一道的结成冰的血显得是那么的不和谐,她侧着躺下的身体在被小峰反转过后正好面对这他,只是眼睛一直是闭着的。

“你头上的血也是妈妈打的吧?”小峰站在她的面前问道:“妈妈不爱你吗?”

对方没有回答。

“我妈妈老是打我,我也和你一样,以前的时候头上也流过这么多的血”说话的时候,小峰的眼眶没有泪水,这家常便饭式的毒打已经将年仅六岁的小峰麻木,他不知道什么是疼,什么又是不疼。

“你爸爸呢?”小峰又问道:“爸爸是不是也不在了?”他好像从来都没有和陌生的人说过这么多的话,但是今天他好像很喜欢眼前这个女孩子,他又问道:“你今年五岁吧?”

“嘿嘿,我六岁了哦!你要叫我哥哥,我就叫你小妹妹吧”小峰坐在地上,他距离地上的小妹妹很近,他害羞的看着她的脸说:“你长得真可爱,就像是我们班隔壁的...”说着说着他噗呲的笑了,可是没笑多久他又回到了之前的表情,淡淡的说:“我妈妈死得很早,爸爸之后就又找了一个妈妈,不久后爸爸也死了...”

双方沉默一分钟...

“不说了,哎!”小峰又说道:“小妹妹,你喜欢你的爸爸妈妈吗?他们张什么样?”

“你还真是害羞啊,我觉得我自己就很胆小,我觉得你比我还胆小哦,看见男孩子连话都不敢说”小峰觉得小妹妹没有和他说话有点失落的说:“好吧,你就不要说话咯”

可是小峰那里耐得住不说话,没多久他又说道:“小妹妹,你饿不?我这里有偷偷从同桌那里偷来的早点,你要不要吃?”

果然,小峰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个吃的半截的葱油饼。他捧着饼子说道:“我拿的时候,同桌已经吃掉了一半,没办法,我只能将他吃剩下的馍馍拿上了,他还不知道是我拿的呢”

看着自己伸过去的半截饼子,小妹妹没有动静,他也自知无趣就收了回来,一口就狠狠的咬在了上面,放在书包里也有点久,他嚼起来有些费劲。

吃着馍馍,他嘟嘟囔囔的说:“恩,真好吃,妈妈从来都没有给我做过”,不一会馍馍也吃完了,小峰见妹妹还在躺着就说:“你真的这么瞌睡?”

小峰也躺下自己的身子,与地上的小妹妹平行,他的脸就对着那个安详的脸,他说道:“小妹妹,你冷不冷?让我陪你好吗?”

外面的雪还在簌簌的下着,躲在屋子里的人们都不愿出门忍受这份寒冷,不管是什么炎热的东西,它都会将其变冷,包括在石板下那炙热的心。

下篇:《张氏诡谈之还我身体》

性感美女图片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