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疯狗咬

2019年10月21日 • 汽车资讯 • 阅读 0

搁在马车座上的指节被凤炜鄞握的咯咯作响,锋锐的瞳仁,散发着肃杀之气,未等岳如霜回神,伸手将她颈间箍住。“你可知道,算计本王的人,从来都无

搁在马车座上的指节被凤炜鄞握的咯咯作响,锋锐的瞳仁,散发着肃杀之气,未等岳如霜回神,伸手将她颈间箍住。

“你可知道,算计本王的人,从来都无过好下场!”

凤炜鄞额上青筋迸起,眸里除了怒不可抑制,隐约还夹着股痛绝。

是的他很痛苦,因为他爱这女人,所以才会几次三番的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他真想就这么掐死她算了,可心却痛的紧。

他头回这番认真的爱过一个人,居然让他痛不欲生。

不时手劲加大,岳如霜因为缺氧阵阵咳起,她面色苍白到了发青,唇角隐隐有血溢出。

她望着人,眸里浮起几许伤感,她不想死,伸手捶打着凤炜鄞,气若游丝地道:“你……想怎样?”

凤炜鄞见她吐气已困难,倏然间松了手。

他到底是舍不得的她死,该死!

颈间一松,岳如霜靠在马车上大口喘气。

然而气未平消,一道身影已倾覆而来,直接将她摁在座上。

只觉心口一凉,盘扣尽数落地。

岳如霜揪着被撕开的衣裙,怯弱地道:“这里是大理寺,王爷莫不是想进去呆一阵子!”

凤炜鄞冷哼:“进与不进,旦凭本王意愿!今日本王就是打算在大理寺连夜审案,揭了你这女人虚伪做做的面皮!”

岳如霜面上漫起骇色。

她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无论是力气,还是内力。她想求救,凤炜鄞的侍卫就在车外,她想,这种事,凤炜鄞终是会起顾忌的。然而尚未来得及开口,背脊一麻,已被凤炜鄞点了数处穴位。

她动不了,也开不了口,只能任由他摆步。

只听凤炜鄞一边撕扯她的衣裳,一边咬牙切齿地啃着她细嫩如瓷的肌肤道:“我此生最恨别人算计!没想到,我好不容易爱上了你,还亲自向父皇求得了赐婚,你居然连同四弟一起算计我!”

“好!很好!那就继结算计吧!”

说时,挺身而入,疼得岳如霜眉头拧结一团,身躯瑟瑟地打颤。

这一瞬间,她生不如死,却叫喊都不能出半声,任凭身上的人予取予求。

她满腹委屈,无从诉起。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心比身更痛。

她哪里不知他对她的心思,只是她有资格爱上一个人么,答案是没有。她尚有大仇未报,何来资格爱上一个人。

可是她知道,她之所以算计他,避着她,全然是因为怕自己爱上他,她选择凤玄霁仅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绝不会爱上凤玄霁的,而他则不一同。

这些她都不会告诉他的,她不想获得他的怜悯。

她阖上眼,饱尝着心与身的同创。

大约是瞧出她的痛苦,凤炜鄞冷笑着,从她身上站起:“明明还是完璧之身,却要逼着本王这样对你,真是作贱的可以!”

岳如霜倏然间睁眼。

原来他已知道!

含着血的唇瓣越发苍白。她将纤指拢了拢,忽觉有了气力,手高高扬起,毫不犹豫地巴掌刮去。

“当我是作贱好了,所以,往后,请王爷离我远些!今日我权当是被疯狗咬了!”

凤炜鄞没有避让,实打实挨了一巴掌,他没有反驳,反倒提起她那只未来得及放下的手臂道:“疯狗!呵呵!”

他笑得极痛楚,连五官都已扭曲,神情越发的冰冷如霜。他望着她,一字一句不带半点温情的道:“之前,你欠本王的已算还清,往后若不收敛些,本王绝不轻饶!”

说时,揭开马车帘子,从侍卫手中取了身干净的男子衣袍扔了进来。

“换上!本王带你去见那丫鬟!”

岳如霜动了动酸痛不已的身躯,只觉四肢百骸已被生生折断碎裂,稍一动便牵动全身,动得冷汗淋淋。

望着扔过来的衣袍,她无声地拾起。

刚想动手换上,见他正若有所思地望着自己,忙抱起衣袍挡住身前裸*露在外的春光:“滚!”

凤炜鄞嘴角弯了弯,含着股冷嘲道:“该看的,不该看的,不是都看过了么!”

岳如霜眸底滚动着泪珠,纤指抠进衣袍,眸底的怒意越发凝重,唇瓣一含:“我要杀了你!”

凤炜鄞身躯一震,面色越发难看,无声地放下帘子,背过身去。

岳如霜在他背过身那会,泪如雨下,她瑟瑟抖抖地将身上被他撕得残落不堪的衣裳褪下,却见自己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吻痕。

贝齿咬得紧紧,伸手抹去唇角上挂着的那缕血丝,将衣裳迅即套上。

凤炜鄞本以为要等上一会,毕竟女人的初次是极痛的,而且他刚才也并不温柔。他后悔那样对她,可是事已发生,他只能将这悔意藏入心里。

心里却是极满足的,她终于成了他的女人!

岳如霜出来时,身上已收拾清爽,就连那凌乱的发髻也被她重新用手梳理过,此时挽成一个简单的发束,高高竖在头顶,配着那身侍卫服,倒也像个文弱的书生。

只是面上仍旧有些苍白,她望向他倒似很平静,全然无了刚才的歇斯底里。

“王爷,可以带我进去了吗?”只听她开口道。

凤炜鄞点头,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大理寺。

负责查案的何大人,见是凤炜鄞一早跑出来相迎。

凤炜鄞望着何大人道:“昨日送来的那个丫鬟,本王已经核实身份,她是霁王妃的侍女,与那几个刺客不是一伙的,何大人审了一天,也该核明身份了吧!若证实那丫鬟却属无辜,就放了吧!”

何大人顿了顿。

秋叶原本是凤炜鄞遣人送来这里的,当时这位何大人就觉纳闷,可凤炜鄞是个得罪不起的人,既然是他送来的人,那就暂且扣着吧,如今又听他这番一说,这位何大人,立马释怀笑道,“下官已核实,那丫鬟确与本案无关!”

“嗯!”

凤炜鄞轻应,回首望着跟在她身侧的岳如霜。

“你……去将那丫鬟给霁王妃送去!”

他有些怕瞧她的面色,他知道她绝不会给他好脸色的,不时舌头打结。

岳如霜配合着他演戏,冲他道:“属下遵命!”

说时跟在何大人安排的狱卒身后,将秋叶从牢里领了出来。

“小……”秋叶一见岳如霜小嘴张翕,岳如霜冲她打了个眼角,适才让她闭口。

作者寄语:晚上还有一章,老时间见!庆幸电脑弄好了,额!

美女图片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