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时分床上遇鬼

2019年10月21日 • 汽车资讯 • 阅读 0

我是一个学生,作为一个学生,最喜欢做的事,也最经常做的一件事,熬夜。我也经常熬夜,夜晚总是给我无限的灵感,在黑夜中我经常能感到超脱的畅快和自

我是一个学生,作为一个学生,最喜欢做的事,也最经常做的一件事,熬夜。我也经常熬夜,夜晚总是给我无限的灵感,在黑夜中我经常能感到超脱的畅快和自由。

现在又是到了凌晨2:50分,我从椅子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合上电脑,摘下眼镜,准备上床睡觉。

我住在4栋宿舍楼,这是学校里最老旧的楼之一,陈设、装修都不如别的楼,因此宿舍里并不是上床下桌的风格,反而是最平常所见的上下铺的经典模式。宿舍里共六个床位,但在上个星期,有两个不知道在哪里发达了的小姐姐已经搬出去住校外了。

听说有些不好的传闻,但看到那两货红光满面、提臀摆腰的荡漾模样,我更愿意相信她们只是百合搞上瘾,双双到校外过上逍遥二人世界,那样还可信些。

床位空了两个,没有新人来填补,其中有一个空位在我的上头,这样也挺好,总算也不用吃灰了。我就睡在最右侧的下铺位,远离后阳台和卫生间,靠近窗口和走廊。

天气最近变得又闷又热,我最喜欢的就是开着窗睡觉,但走廊外一直都开着灯,强烈的白光老让我的睡眠质量变得极差,但据说是发生过什么挺轰动的大事,从那之后,就一直有灯在走廊外开着,彻夜不熄。是什么大事也没有什么人能说的清楚,嗤,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毕竟大家闲着也是闲着,酒足饭饱之后总是过多臆想。

我放下窗帘,遮住灯光,又习惯性的把窗帘稍稍拉开,留下一点空隙,让深夜冰冰凉凉,带着深重湿气的风穿缝而过,毫无阻碍的进入室内,充斥每一个角落,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今晚的风湿气尤其的重,阴森森、黏黏腻腻的往人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里钻,让我心里发毛。大概南方的春天都是这样吧,我心想。

在后阳台与室内之间还有一道透明的玻璃防盗门,但在这栋楼里,大概这扇门的作用就只能用在隔开卫生间与室内了。大概是学校的安保系统真的非常的不错,盗窃事件在这里并不常发生,尤其是在这栋楼里,几乎没有过。

除了我之外的三个人,有两个已经睡得不能再死了,就好像是真的死了一样,一点动静,包括睡熟时发出的呼吸声都极其微弱,几不可闻。但和我之间隔了一张空床的家伙还有点翻来覆去的,睡得不安稳,大概是热得不行了。

我揉揉发酸胀痛的眉心,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脑袋也涨得发晕,后脑勺也总有奇怪的感觉,像是被人敲了一大闷棍一样,瞬间晕得几欲作呕。

“唉,老了老了,下次不能再熬夜了。”我自言自语道,然后拉高被子盖着,身子往下钻了一大截,躺了下去。原本该是碰到柔软的枕头,但却“扑”的一声闷响,后脑勺不知道碰到什么硬物,磕了一下。

“卧槽····”我摸摸后脑勺,暗骂一声倒霉,我的眼睛早就困得眯了起来,突然来了这一磕,又不得不努力撑起来,然后瞪大了去看。

窗外有灯光,让室内不至于太黑,我扭头猛地一看,睡眼朦胧的,不甚清楚,又用手小心翼翼的摸了摸,突地,我心一震,手指像是摸到火炭般迅速缩回,差点就惨声大叫起来,刚刚似乎摸到了几个圆柱状的、短短的不知名物体,硬的像石头,像在冰箱里冰过几十年的冰棍,他妈的,不会是手指吧,呵呵,我漫无边际的想,越想心里越恐慌。

我的睡意瞬间就蒸发了个干净,我猛地撑大眼睛去看床头,心里倒抽了一大口凉气,什么也没有!

cao,我心里狠骂了几句压一压惊,大概只是摸到了床头的金属边框吧,自个儿吓自个,我嘲笑自己的大惊小怪,但手指上冰冷僵硬的触感仿佛还在提醒我刚刚不止是错觉,而且我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还没消,心里莫名的就沉重了起来。

我又拉高了一大截被子,盖住脸,只留下两只眼睛,心里屏息等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什么异常,才慢慢放松下来,呼出一口浊气,听着室友那熟睡后发出的细微绵长又平稳的呼吸声,渐渐地平复下来,不一会就睡意翻滚,意识就开始模糊起来。

“悉悉···索···索···”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迷迷糊糊中听到一阵细细的衣料的摩擦声不知从哪个方向传来,“窸···窸··窣窣····”声音越来越大,就像是在我的上铺传来,怎么可能,就算是我睡蒙了,我都还记得我上面就他妈的是一张空床。大概是我隔床又隔床的上铺吧,我心里一阵不耐烦,卷起被子,翻了个身,面向墙壁,又睡过去。

“吧···嗒···吧嗒···”声音还不断,像是吸虫一样往我耳朵里钻,似乎要我非听到不可,细细的拖鞋在地上的行走发出的吧嗒声,轻轻地敲击地面,我面向墙壁,背对着人,看不见是哪个麻烦精,只是听到轻轻地脚步声从我的旁边经过,向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我闭上眼睛,想要重新回到梦里,又等了一会,有些不安,该是听到脚步声回来了,但没有,想到什么,我猛地张开眼睛,呼吸喘的有些重了起来,朦胧的睡意全部消散,我仍然面向墙壁,一动不动,丝毫不敢转身。

卧槽,脚步声经过我的床边,经过我····,这是什么概念,我上边没有人,我自己的床就靠了窗,谁他妈还能从着该死的防盗窗进来路过我的床边····

而且,最重要的是,脚步声没有回来,我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起来,手紧紧抓住被子,假的假的假的·····,我心中像念着什么驱鬼真经一样念叨着这两个字,剧烈的喘息也渐渐平复下来,我觉得自己一定夜熬多了,变得幻听起来。

我决定翻个身,证实自己并不害怕,证实自己只是在胡思乱想,就这样想着,我翻身背对了墙壁·····

“啊啊啊啊啊····我屮你大爷···”我刚翻过身,就吓的惨叫一声,“咚”的一声,条件反射的退回,一不小心就大力撞到墙壁上,他妈的,就在我的床边有一个人影站着,惨白白的长袍,长的过腰的黑直发,没看见脸,我又是一阵惨叫,然而,没动静,没有长指甲来掐我,cao,多看两眼,才反应过来,是隔床又隔床的那姐们。

“大半夜的,你站在我床前干嘛?差点给你吓死····”我拍拍快要跳出胸腔的心脏,骂道,但想到什么又捂住嘴,三更半夜,叫得那么大声,我怕会遭人砍,等了一会儿,居然没有预想中的破骂声····

卧槽,这些人真是太能睡了,这样都没动静,我心想。

就想着,隔床又隔床的那姐们动了,估计恶作剧成功了,准备回去睡觉了,她就一句道歉都没有,就朝她的床上走去。

当她走到我们之间隔着的那张空床时,我才反应过来,我掀开被子坐起来,探出头,正想朝她再大骂几句,突然,就要破口而出的声音就像录像卡带了一样死死的卡住了,我的眼球鼓得老大,像要爆出眼眶,我觉得自己的内心在尖利的尖叫着,但我的声带像是被人割断了一样,连哼哼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那姐们的脚,他妈的一点都没着地····

她转过头来,看着我,一点点的又飘过来,嘴角还有一点阴冷的笑···

我终于看清了她的脸,因为贴的很近,太近了,我闻得到那股非常浓烈的腐臭味,像一块猪肉在炎热的大夏天放上一个月的恶臭,她的头发黏黏腻腻,沾满了尸油,腐烂的脸贴着我····

我还来不及干嘛,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呲啦··桀···桀···”刺耳的刮挠声不断在某个地方响起,我的意识还十分模糊,像被大山压住般沉重,刮挠声越来越刺耳,这种声音让我脑袋眩晕的更加严重,鸡皮疙瘩在手臂上起了一层又一层。

声音越来越近,就像是在我的床头传来,有无数根长着尖利指甲的手指疯狂的刮拉着床头的铁架,我头痛欲裂,就像是那些指甲疯狂的插进我的后脑勺一样,“喀咯···喀咯···”我能听到指甲和我的头骨产生的尖锐摩擦声,我感受到脑中一阵翻天的痛楚,我的眼珠几乎要突破紧闭着的眼皮,铺天盖地而来的尖锐疼痛像海浪一样淹没了我·····

“啊····呼··呼···呼···”我惊醒,猛地坐了起来,正好对着窗,透过薄薄的一层窗帘,看到外面的天空,天刚蒙蒙亮,还挺早,呼~~我急促的喘息着,原来是做了一场噩梦,太可怕了,我惊得出了一身冷汗,我掀开氤氲着水汽的被子,平息一下剧烈跳动的心。

头上也出了很多汗,把我的头发都打湿了,我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随手拿起放在床头的T--恤随便擦了擦头,然后随手一扔在凳子上,不经意一瞥,我颤抖着手,又拿起了那件衣服,白T--恤上沾满了红红白白的液体,我有伸手去摸了自己的后脑勺,手上一片水洼一样的红白混合液体·····

我用力捂住左心房,怕它负荷过重突然就爆炸了,但手掌下,一点跳动都没有。我看到了,不知怎么的,我就看到了自己的后脑勺,破了个大洞,血肉翻飞,黑红的血浸满了床铺,它阿像是被什么凶猛的野兽用爪子,又或是什么人用指甲扒开一样,扒得稀烂····

“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后,我听到了室友划破天际的尖叫声······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D市灵异事件》

《女鬼情人狐仙妻》

作者寄语:将自己的故事带到这里,希望能让大家有惊悚的感觉,(?>ω

性感美女图片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