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骰子安红豆

2019年10月21日 • 汽车销量 • 阅读 1

玲珑骰子安红豆辰逸,我们差不多两年没见了,我们好像再也不会见了。张爱玲说,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可你给我的磨难足够我消受这短短的一

玲珑骰子安红豆

辰逸,我们差不多两年没见了,我们好像再也不会见了。

张爱玲说,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可你给我的磨难足够我消受这短短的一生。

都说时间是治疗痛苦的良药,可时间不仅没有冲淡我对你的记忆,反而更让我深陷过去无法自拔,日复一日的回忆和煎熬。

辰逸,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那酸溜溜的我喜欢你你却看不到,也不是我在你眼前你却视而不见,而是明明可以永远守望着你,却要阴阳两相离。

也许我终会嫁人,子孙绕膝,可即使我不能得到,也不会去把你遗忘在布满尘埃的记忆里。如果可以,我真的愿意用全世界只换一个你,哪怕每天我也只是能隔窗望着你而已。

01自打开学以来,我对这个学校就心存怨念,明明可以上一高,偏偏被人抢了名额,被迫来到这个不被人看好的——第二高级中学。因此一股不屑和屈才的心情整天在我心里作祟。导致我与同学们的关系也不大亲近,像篮球比赛,足球比赛,各项运动会,歌舞大会等等等等,这些热闹人多的场所我都不喜欢参与。

兰可可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从小学就没能脱离这个深井冰,一路捆绑到了高中,天知道我对这个不可改变的现实有多不满。

学校每周三都会举行一次篮球比赛,每个班的女生便自发的当起了拉拉队,为自己班的男生呐喊助威。兰可可更是热情高涨,早早的去了篮球场活跃气氛,我向来不喜欢热闹,就自己安静的坐在窗边远远地看着他们。

左一波QQ消息轰炸,右一波电话骚扰后,她出现在了班级门口。生拉硬拽的把我拽去篮球场,她啰啰嗦嗦的嘟囔来不及了,来不及了,今天的比赛会很激烈,八个班都挑了最强的。我低着头一声不吭的随她往楼下跑,两条腿快的像是车轱辘,速度快的更是躲闪不及门帘对面突然闯进来的同学,我失声倒地,扯的兰可可一个趔趄。

我抬头一眼看见了阳光,看见了你。大脑瞬间处于失重放空状态。江辰逸,这是我第一次遇见你,只感觉心脏抽搐了一下,大概停止了两秒钟的呼吸。现在看来,大概就是那时候,你把我的心撞丢了,丢在你那里了。

你扶起我连声说不好意思,对不起,抱歉,改日好好给你道歉。我哑然不语,傻傻的盯着你看。兰可可在一旁的抱怨我都充耳不闻,肘部胯部的疼痛我都感觉不到,时间仿佛瞬时延长了无数秒。直到你摘下校牌放我手里匆匆离去,我才收回炽热的目光。

好像变态一样轻轻摸着方才你手触碰到的地方,我的手似清水一样冰凉。兰可可嘟囔着拉我走向篮球场,热闹的氛围渐渐把我湮没。

02手里捏着你的校牌,反复在心里念着你的名字,江辰逸,一年八班。

校牌里的照片照出了你的模样,照不出你的神韵。

你出场的样子真帅,自带一种气场,男生们和你勾肩搭背,女生们为你欢呼。

“别打他的主意”,或许连兰可可都看穿了我都心意,又或许我看你的目光温柔到了出卖自己。顺着可可示意的方向,我看到了她,生的宛若一株白莲,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遥不可及的距离,让我产生一股自卑,为什么与她比较,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你惹不起她”,可可扔下这句话立刻陷入了粉丝角色,疯狂的呐喊与欢呼。这场,我们二班对局八班。

我像个叛徒一样在心里暗暗给你叫好,或许叛徒就应该被惩罚,被飞过来的篮球猛地砸倒应该就是给我最好的惩罚了。四周突然安静,额角撕裂的痛搅得我眼角泛出了泪。透过眯缝的睫毛我看到了很蓝很蓝的天,还有很多很多的人,很帅很帅的你。

“怎么样?很疼吗?”你蹙着眉头,粗着气息关切的问。我摇摇头,说不出来话。周围开始嘁嘁喳喳,可可叫喊着要送我去医务室,我感受到一股力量环住了我僵硬的身子,腾空而起,顿时还有一丝担心自己太重了的尴尬。

大概是篮球在水泥制的篮球场上,硌进了细小的砂子,互相抢球、传球时的力道又太大。打的我额角一片红肿,渗透出点点血丝,还有些许的小小的砂子。

医务室的老师拿着酒精棉要给我消毒,我害怕的直哆嗦。紧紧的拽着你的手,你还在安慰我说“没事我会负责的,别怕,忍一会就好了。不然该留疤了。”

酒精蛰的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死死的捏着你的手,哭丧着说如果留疤就要让你负责一辈子,你只是尴尬的笑,不答应也不说拒绝。我咬着牙强挺着,等着老师消完毒给我贴上一块抹了超级多消炎药的纱布。我眯缝着眼侧躺在医务室的床上,一副动了大手术的样子。

03躺到差不多比赛结束的时候,可可他们一行人也来到了医务室探望。其中也有她,那个白莲花一样的姑娘,还不知她芳名。她紧紧的抱着你的衣服和水瓶,凑近你身边,连递给你衣服的举动都充满了高雅和温柔,而你伸手接过来也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声谢谢。我看在眼里,心里一阵心酸又一阵欣喜。

贴了一个星期的纱布才敢吹风,额头上还有些碎小的结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让人心惊胆战的就是接踵而来的开学摸底考成绩。大家都想知道自己在这个学校里有多少对手又有多少队友,不管优生差生都挤去看榜。

宣传栏里更换了新生届的状元榜,我勉强进了前三,数着人名向前,应了我心中所想。江辰逸高居榜首,同学们议论纷纷,“夏清雪,在这里!第二呢,小雪。”顺着声音看到了她,那个让人干净到自卑的女生。

不知道是对我存有敌意还是不屑,随意的冷哼一声她便离开了。

我转身走出人群,却看到了初中时的同学——何超。何超和我也算是比较熟了,他家庭条件不怎么好,比较贫困,人倒是不坏,就是好八卦,爱多嘴,初中时候我们相邻的一些伙伴玩的也还都不错。

“你和那个女生认识啊?”何超笑呵呵的扬头示意我。

我转头,目光正撞上看向这边的夏清雪,“不认识”,我淡淡的回一句便要走。

何超一把拉住我,“都传你和八班班草有事儿,是不是真的啊?”我瞥了他一眼,他还揪着我不放,“透露透露呗,咱关系谁跟谁啊”。

“滚!”

性感美女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