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衣一

2019年10月21日 • 汽车销量 • 阅读 0

茅屋的窗外开着几株桃花,巨大的水车吱嘎吱嘎的转动,似乎不堪重负,却又顺利的运转上了百年。翎风和槿晗最爱桃花!翎风就坐在茅屋内的一侧,

茅屋的窗外开着几株桃花,巨大的水车吱嘎吱嘎的转动,似乎不堪重负,却又顺利的运转上了百年。

翎风和槿晗最爱桃花!

翎风就坐在茅屋内的一侧,手里捧着硕大的饭碗,正在不停的往嘴里塞饭。槿晗就坐在翎风的对面,槿晗是一位秀丽可人的女孩,微笑的时候脸上露出两个小酒窝,看起来十分俏皮可爱,此时她正在不停往翎风碗里夹菜,一面喃喃道:你慢些吃。

翎风又往嘴里掏了几大口饭,才发现对面的槿晗正腼腆的摆弄着头发,脸上洋溢着幸福满足的神采。

或许,女人的要求都比较简单,她认为最幸福的事莫过于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在面前吃饭而已。

翎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你怎么不吃啊

槿晗面上露过一丝失落的神采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在做饭给你吃。

翎风摸了摸头道:我要帮助李将军打赢这场战争,还天下一个太平,太平之后我的任务就完成了,我就回来接你,那个时候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槿晗脸上却挂着笑容,眼睛流出了晶莹的泪珠道:我等你。

翎风说:来一起吃,一边低下头去又开始吃饭。

外面的水车慢悠悠的转着,槿晗偎依在翎风身旁说:不管你走多远,走多久,你都会像外面的水车一样,最后转回来。

东方升起了第一颗启明星的时候,翎风已一身戎装在身,背负三尺长剑,正遇建功立业的时候,男儿浩气,要建功就要建大的。

翎风对槿晗留下的一句话:等我归来,必红妆十里迎你如火嫁衣。翎风笑着与槿晗道别,翻身上马,再也不忍回头看槿晗一眼,唯恐会负了她。唯恐会心软不能离去。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有的人从军是为了拜相封侯,出人头地,有的人是为了理想,有的人为了生活而吃军饷。

翎风跟李将军是抱着平定天下,结束战争的理想参加战争的。

何时才能还天下一个太平?

多年来为了太平而征战,可天下却越来越不太平。

翎风一次次问自己,问李将军:我们会赢吗?此时的李将军都会拔出剑来,然后一只手按着翎风的肩膀说:我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我们一定会赢的,到时候还天下一个太平。

翎风第一次参加战斗的时候,亲眼见到了旁边一个士兵身中二十八刀,连鼻子都被砍掉了一大半,只剩下一层皮挂在脸上,只要一动,挂在脸上的大半个鼻子就在面上晃悠,这个士兵大喝一声:父母精血,不可弃也,然后把鼻子带皮扯下来吃尽肚子里,反手一刀,又砍掉一个从身后偷袭的士兵。

这个士兵最后还是力竭战死了,直到两条手臂一条腿都被砍断了才倒下去,倒下去的时候嘴里还含着从敌人身上咬下来的一块肉。

若问为什么,他也是为了还天下一个太平而战。

他临终遗言是回家。

此次激烈的战斗,翎风把胃里所有的东西都吐出了,包括发黄的苦胆水,这是他第一次杀人,第一次看人杀人。

这不是战场,这是屠场。

美女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