诅咒

2019年10月21日 • 汽车维修 • 阅读 0

江磊、李俊、墨颜他们都是同一个村的人,三人从小玩到大,如今一起到离村十几公里远的学校上高中。三人中,只有墨颜家境最为贫困,江磊和李俊两个

江磊、李俊、墨颜他们都是同一个村的人,三人从小玩到大,如今一起到离村十几公里远的学校上高中。

三人中,只有墨颜家境最为贫困,江磊和李俊两个都是富家子弟,他俩不像墨颜一样靠自己的努力考上高中,而是靠父母帮他们走关系,都说富家多败子,这一半的原因都是让家长给宠坏的,江磊和李俊也是如此,两人压根没有要好好学习的思想,读书不过是一个名义,他们在学校老闯祸,要不是两家人的父母苦口婆心的到学校请求校长不要将他们从学校开除,软磨硬泡的让他们继续念书,江磊和李俊恐怕早就成社会上的混混了。

贫富差距下,墨颜经常受到江磊和李俊的欺负,从小玩在一起就是这样,长大也是如此。

惹不起还躲不起么,墨颜选择避开他们,前几个星期他都独自走山路去学校,可这个星期墨颜在去学校的路上居然和江磊和李俊碰到了一块。

“哟呵!这么巧。”

江磊和李俊对看一眼,两人正好觉得这一路上挺无聊的,有个人让他欺负欺负也不错。

“是,是你们啊。”

墨颜从小就被他们欺负怕了,他只想赶紧上他们的前去,免得又受欺负。

“最近干嘛老躲着我们啊!好像我俩有传染病似的。”

江磊和李俊截住墨颜的道,不让他走。

“还有几道题没有做,我先去学校了。”

墨颜回答他们,刚想走却被江磊一把揪住衣服。

“丫的,你躲什么躲,咱是瘟神吗,欠揍。”

这节奏,墨颜知道他免不了又要被他们无缘无故的揍一顿了。

“这次怎么收拾他才好玩。”

李俊很有兴趣的问江磊。

“给他灌点泥土,哈哈。”

江磊觉得他想出来的这个整人办法很有创意,什么往他身上尿尿这样的方法早就腻了。

墨颜被两个人按到地上,一把把的泥土塞进他嘴里,他挣扎,反抗,也没能逃脱被欺负的命运。

被他们欺负完,墨颜将泥土从嘴里吐出来,有很多已经被他吞下肚子里去,他饱受江磊和李俊的欺负,尤其是这次被他们整得这样惨,墨颜的内心受到很大的创伤,屈辱的泪水打垮了墨颜所有的坚强。

“你们两个混蛋,我诅咒你们两个不得好死。”墨颜再也抑制不住情绪,对着江磊和李俊愤怒的大吼,然后发疯般往树林跑进去。

“这孬蛋,真想揍死他。”

若不是墨颜跑那么快,两人岂会放过他。

从那天后,墨颜再也没出现过,江磊和李俊丝毫不在意。

直到有一个周末,天下着毛毛雨,江磊和李俊一同去学校,两人来到那次他们欺负墨颜的地方,突然吹起一股阴冷的风,两人猛的看到墨颜站在他们的前面。

“哟呵!我们还以为你死了呢。”

墨颜没有说话,他煞白的脸上,闪过一丝冷笑。

“潮湿的泥土肯定会更可口,再给他喂一点。”

两人终究没改掉这爱欺负人的本性。

墨颜被他们按在地上,就在他们刚要往他嘴里塞土的时候,墨颜的头颅咕噜噜的滚走了,头颅停在某个地方,一双诡异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江磊和李俊。

出现这样的情况让两人吓得半死,他们哪敢再欺负墨颜,惊恐万状之下两人起身就跑,不料墨颜的那颗头颅突然飞起来,还有那具无头身体也站立起来,直扑扑的朝两人追去。

惊慌中,江磊和李俊急忙跑进树林,而墨颜那颗头颅和无头身体追着他们不放,头颅的眼里满是愤恨,血液从血红的眼睛流下来,就像是一滴滴受到过侮辱的血泪。

头颅飞到江磊前面,张开大嘴咬下他的两个眼珠,接着又啃咬下他的双臂,那具无头的身体则追上满脸惧怕的李俊,一双冰凉的手瞬间扭下李俊的头。

没过几天,就有人在树林发现惨死的江磊和李俊的尸体,接着又发现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那具腐烂的尸体旁边有一个大石头,石头上刻着几个大字:诅咒江磊和李俊不得好死。

作者寄语:亲们多支持多打赏。。

性感美女图片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