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停车费涨价方案听证会留下四声问

2019年09月14日 • 汽车维修 • 阅读 0

地铁夏滘站附近的转乘停车场 记者 林桂炎 摄广州市停车场差别化收费方案调剂听证会3月28日如期举行。到场的24名代表就停车场差别化收费的

地铁夏滘站附近的转乘停车场 记者 林桂炎 摄

广州市停车场差别化收费方案调剂听证会3月28日如期举行。到场的24名代表就停车场差别化收费的方案提出来不少的意见,但对如何才能做到公道地收费和有效地治堵,多个疑问仍有待解答。

疑问1

联动治堵

动态调整价格是不是可行?

听证会上有代表建议,停车场收费调整后,相关部门应该建立实时的动态分析和评估的机制,用以确保相关措施得到顺利的履行,定期报告治堵效果。政协委员韩志鹏甚至表示,可否参考出租车气价联动的方式,也来个治堵停车费联动。意为按照公布的拥堵系数,一年做一次评估,用以调剂停车费价格,乃至三类分区的停车收费价格。

韩志鹏说:“听证会后,物价局相关负责人还告诉我说,我提出的累进计费如果与拥堵系数结合,是个不错的想法”。尽管如此,还是要思考落到实践上的问题,韩志鹏认为,目前他做的只是提建议而已,具体该如何评估和挂钩是靠交通专家和政府人员。但他也很有信心,“因为有出租车气价联动的机制作为先例了”。

广东省房地产行业协会秘书长助理肖烈却暗暗担心,“联动机制操作起来很难”,对于政府行政而言,“如果政府已有相应的工作网络相对比较容易,不然则会困难”。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彭澎则表示,此方案不具有操作性,“联动调价的周期多少合适呢,太长没有意义,太短则紊乱,况且该如何监督”。而站在经营立场上说话的广州市停车场协会常务副会长潘国璠表示,“联动机制虽然是可行的,但却连停车场基本的成本价都没有斟酌进去”,他强调说,都应在成本价的基础上商量政策。

疑问  2

制度滞后

咪表收支何时能公开化?

自从停车场差别化方案提出后,咪表收费一直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尤其是广州市内3.5万个咪表中,属于编制内咪表只有6000个,有的媒体按照物价部门公布的财政数据折算,得出编制内的咪表一个仅上缴财政13元,剩下庞大的收入究竟去了哪里?韩志鹏说,他提出咪表收费流向的疑问,财局和城投已分别作出回应,称有偿经营费和占道费是交给市和区两级财政,城投也没有收一分钱管理费。尽管如此,他还是坚持咪表公司要晒账本,“由于咪表的收入是来自于公共资源”,由于物价局无权要求企业公然帐本,因而他建议将制度进行一定的改革,“比如说,由人大出面召开听证会,那么企业公然帐本就会名正言顺一些”。

一样依照媒体的算法,某咪表公司年利润已超过“保本微利”的原则,甚至有“垄断”的嫌疑。但这个算法遭到潘国璠的质疑,“路内停车要看不同的分区,像二类地区停车位比较多,但停车却比较差,一类地区恰好相反,不能太过笼统”。咪表公司负责人也表示,咪表收费的地区差异和成本开支使得咪表公司不可能赚上千万。

不论“中枪”的咪表公司是不是有冤屈,咪表收费的监管问题早已甚嚣尘上。有媒体提出正式调价后,重新招投标的办法,潘国璠则回应说,“现在的经营单位已签订了5年经营期的合同”。

在监管咪表管理方面,有专家提出仿行番禺区为每一个编制车位编号的方式推行全市的路内停车位。肖烈对此表示认可,他建议建立一个咪表车位的查询系统,“将全市所有合法的路内停车位在系统内标识出来,市民到某位停车一经查询便可知道是不是违法乱停,这样就做到公然透明”。

疑问 3

监管不力 太高收费或现“霸王车”?

在广州,停车位供应不足是造成交通问题的根本原因。咪表车位作为稀缺资源,定价走高可以理解。但现在给出的两套方案中,咪表停车收费的上涨幅度达到100%左右值得商榷。听证会上,各方对此讨论颇多。

广州电子泊车管理有限公司的代表林郁认为,涨到1小时16元比较合理,与潘国璠的意见相合。韩志鹏提出自己的“第三套方案”:每半小时累增1元的阶梯式收费,引起了众多关注。似乎多数代表对咪表定价都有意见。停车场协会负责人给出的理由在于:过高的涨幅只会引发车主“霸王车”现象大幅增加,加重收费员和车主之间的矛盾。

潘国璠给出的回应是,“杜绝‘霸王车’只能靠自觉性”,而且只要收费标准的制定符合市场供求关系,收费员就能够依照要求收钱,与车主之间的矛盾也得到和缓。在香港,如果停“霸王车”都会被无处不在的监控视频拍到,交警会追踪进行处罚,广州在升价后,如果能做到这点,相信能有所杜绝。

肖烈则认为应当长远地看待涨价的问题,“要调整看问题的角度,政府不能由于畏惧某些现象,而去妥协调整”。政府处理“霸王车”以及收费员与车主之间的矛盾的态度都应该是按照法律法规去处理,“该查就查,该罚就罚”。只惋惜现在政府的状态是监管不力,只能“慢慢建立法律权威,市民和行政部门都要做到有法必依”。

疑问 4

难度不小 折衷方案能否出台?

自物价局公布两套调价方案后,全民大讨论一直没有停歇过。媒体和政协委员就提出方案不能“二选一”,应当允许修改方案或提出新的方案。物价局也明确表态方案不是“二选一”,最终方案会听从各方公道意见做修改。但是听证会的结果是25名代表中,3人赞成方案一,19人赞同方案2,仅有3人提出了新方案。这种“一边倒”的现象,是不是意味着方案二会被直接通过呢?

肖烈就提出质疑,“听证会现场既没有投资方,也没有开发商代表”,作为停车场经营方的代表也只有寥寥几位,“代表缺失,不能反映真实情况,政策没有得到公共的认同,政府相当于自找麻烦”。

潘国璠则认为,物价局起码会考虑他的提议,方案依照其建议进行微调的可能性最大。彭澎也讲出自己对方案调整的想法,“对住宅停车最好不涨或少涨,一类地区可适当涨一点;一类地区的咪表和商业停车场增幅可以大一点,但要分时段收取,三类地区以不涨为主,2类地区要多修大型停车场,尽可能不收费,用于换乘”。

除此以外,听证会上有广州停车场协会呼吁路内停车降价和韩志鹏提出的阶梯式收费等新方案,尤其是后者与现行价格体系相比有明显区别,政府采取和接纳的难度不小。(文/记者 许琛 实习生 洪楚君)

工业布料拉伸试验机

工服

北京服装厂

电脑型拉力机生产厂家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