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并非鬼胎

2019年10月21日 • 汽车图片 • 阅读 2

“最近二胎放开了,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吧?我们就这一个女儿,以后嫁出去了难道我们的财产就要继承给外族或者本族外人吗?嫁出去的女可就差不多是泼出去

“最近二胎放开了,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吧?我们就这一个女儿,以后嫁出去了难道我们的财产就要继承给外族或者本族外人吗?嫁出去的女可就差不多是泼出去的水啊!”一个男的压低了声音说道。其实完全没必要,他们的孩子,那个小女孩,此刻还在学校没有放学呢。

“嗯……要的吧,反正有政策在这里倒也不怕什么了,而且再要一个其实也可以热闹点的嘛,我最喜欢小孩子了。不过……你刚才说的最后一句话,”一个女的声音说着,却是顿了一下,“你那句话那样说,那我成什么了?”

“呃……”

郊区一座别墅的某间房子里,一男一女正在讨论要不要再生一个的事情。他们是一对夫妻。然而本来只是一场讨论,因为丈夫的一句说错了的话,变成了一次无厘头的争吵。

……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十个多月总算这样过去了,时间来到了十一月份。其实,这个月份对那个丈夫来说应该是很特殊的,可是,“贵人多忘事”,他已经把某件事情差不多忘却了。

“快送到急救室!”女人羊水破裂,被救护车送到了医院。不过这个时候,倒也差不多到了孩子要生下来的时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在手术室外等待着。看起来他是如此的焦急,他又要成为一个孩子的父亲。可是他却不曾想过,也不曾体验过,在这个城市的某个地方,另一个做父亲的同样的焦急。

“呱~咕啊~”伴随着两声清脆的婴儿啼哭声,他这才从焦急的胡思乱想中清醒过来。此时手术室的门已经开了,他妻子已经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准备换到病房里去。而那个婴儿暂时还没有,需要观察一段时间。从护士口中得知,是个男孩,他高兴得就差手舞足蹈。不过,为了避免因为被怀疑成性别歧视而引来别眼,他还是没有将内心情感表现出来。他无奈,只好作罢。就在他转身欲离开手术室门口的时候,却是突然感受到一阵强烈的心悸感!

怎么回事?他扶着墙坐了下来,可是那种感觉又很快消失了。他决定回去做一碗鸡汤过来,尽管他下厨的次数少之又少,可是毕竟是自己的妻子,心意还是要到的。

等到他再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本来生产就是在下午的。他做鸡汤的时候厨房出了点问题,不得已只好先把问题解决,只是这样一来又过了一天。不过,第二天,他已经可以在新生儿病房看到自己的儿子了。

他已经把鸡汤带到了妻子病房,手里拿着个手机就要去看孩子。可是当他看到孩子的那一刹那,却是猛然呆住了,浑身只觉得透入骨髓的寒冷,身形一怔,手上的手机也因此“啪”落到了地上。

因为这个孩子长得……他对这长相似曾相识,可是一时之间又不能够记起来。

也正是这声响声把他从极度的怔住中拉了回来,他捡起他的手机,却是再次感觉到毛骨悚然。他发现……自己的手机屏幕摔致开裂。而那裂纹,却是正好成了一个歪歪扭扭的“死”字!

他此时的心情已经无法形容,哪里还有心情再看孩子? 病房里这个时候不知为什么,护士竟然一个个都离开了,成年人只有他一个。他转身欲走,然而此时身后却是破天荒一个声音响起“爸爸!”

他心里一惊,回过头去,竟然是自己的孩子!他还在笑,可是那笑容看起来怎么如此的诡异……

然而紧接着,就在他脑袋还在短路的时候,那婴孩却是继续说话了!

“爸爸,你杀了我不承认,我又来找你了,我要让你承认hhhhh”而后,却是一串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这是笑吗?为什么……那么凄厉……尽管是从一个婴儿口中出来的。

脑子里不断回放着过去,他好像记起来了什么……好像……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独自一人开车在国道上。稀稀拉拉的路灯照着路面,一种荒凉的即视感。

想着这个点了这个地方应该不会有什么人的,他陡然加快了速度。然而还没多久,却是一个转弯的地方斜剌里冲出来一个要过马路的小男孩。他心里一惊,就要踩下刹车,可是却一时慌乱错把油门当成了刹车,更加加速撞去。

等到他停下来的时候,他脑子里完全是空白的。带着恐慌下车看了一下,却发现那男孩已经奄奄一息,眼看是不活了。而他还要去邻近的一个城市去有一个重要的洽谈会,再说了,他也还不想坐牢。反正这里也没有监控,也没人看见,心里一横,不再管,转身上车疾驰而去……而那小男孩面容,和他现在的孩子一模一样!

他突然间回忆起来,几近疯狂。他记起来,这是去年十一月的事情。疯狂的他看着那个孩子笑得越来越诡异,暴怒的他举起孩子就往地上摔去……

“砰!”此时,病房的门却是突然被撞开了,一大波护士医生赶了过来。他呆在那里,再一看地上的孩子,早已没了呼吸。可是面容,却是明明很像自己。哪里是那个被撞的男孩?

如果你没看懂上面到底怎么回事,那么下面就是解说。本故事源自最近的一则新的政策,由此引发的对某个潜逃的人的生命的偿还。这是这个故事的内核。当然,本故事不针对任何人任何事物。

美女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