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鬼也诚信

2019年10月21日 • 汽车品牌 • 阅读 0

周四文是我故乡的一个老头,在我还没有离开我的村子出去上学的时候,就经常看见他在村子里头到处转悠。他本来是有儿子的,可是听说他儿子在八岁的时候

周四文是我故乡的一个老头,在我还没有离开我的村子出去上学的时候,就经常看见他在村子里头到处转悠。他本来是有儿子的,可是听说他儿子在八岁的时候不幸掉进了池塘淹死了,而他的妻子呢,也随后不久害病死了,留下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

在我的印象里,他总是不修边幅,也许是因为家里没人来跟他打理的缘故吧,反正一天到晚一身都是邋里邋遢的,除非过年,否则你很难看见他身上干净一回。而就是这样,他的日子依旧是这样活着,自己也并不感觉怎么样,也不太和周围的人打交道。周围的人看他邋里邋遢的,愿意去和他说话的人自然也是寥寥无几。他这个人我也不知道怎么说,相比起来也并不算太懒,只是在形象上不怎么的,而且也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啥的,可是家境却还是不好。

虽然说他并没有被孤立,但是也挺孤寂的。不过,我的父亲倒是看他有点可怜,三天两头帮他一下,毕竟乡里乡亲的嘛,能帮到的就帮一下呗,又有什么不好呢?

这天是我们学校的月假放假的日子。因为有特殊的活动,本来三天半的假期变成了五天半,自然而然我选择不去亲戚家住了,还是回家看看的好。学校离家里不太远,可是要走好长一段路也是够呛,还要爬山走山路。可是这样也就算了,偏偏这天我还遇上一点事情被迫耽搁了好长一段时间,等我下了班车,这个时候天色已经黑透了。而我坐的那辆班车当然毫无疑问,是末班车。不过,问题不出在车子上。。。我可是很怕走夜路的啊,特别还是山路!

可是没办法,家里人一个个都有事抽不出身来接我,我也只好自己一个人硬着头皮上了。希望,希望不会出什么岔子吧。

然而还没走几步就忽然看见前面一个熟悉的身影,他走了几步,并没有过来,在我面前十几步远的地方站定了。脑子里思索了好久,这才反应过来,他就是周四文啊。可是,以前看他穿着都是邋里邋遢的,怎么这会儿穿得怎么整洁深更半夜出现在这里呢?而且这衣服好像看起来有点怪怪的感觉诶。我有点不明白,脑子里是一片混沌。

“小吴,我知道你会回来,所以就在这里等你了。”然而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他却是说话了。等我?等我干啥?我更加莫名其妙了。

“我原来还欠了你爸爸一些钱的,不过现在看来是没有办法还了。我要远去了,这个铜唢呐交给你了,你就给你爸爸去吧,这个唢呐怎么说也是几百年家传下来的,不至于不值钱。我的钱他用不了,就这样吧,这个铜唢呐代替了,希望他能原谅一下。”说着,他走了过来,从怀里掏出了那个小唢呐递给了我。

我茫然地伸手去接,然而接过唢呐的我顿时就是全身一个寒战。那个铜唢呐冰凉地躺在我的手掌之上,趁着血色,我看到它泛着幽幽的光泽。而周四文呢,却是再也没有和我说话,从侧边拐走了。可是,我怎么隐隐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呢?可是真要去细细想一下,却又是找不出来哪里有毛病。

这个唢呐我当然认识,小的时候就有几次吃席的时候坐到了前桌就看到了他在台上吹着这个,一时之间,我看着这唢呐还在发着呆。这是要出远门的节奏么?

他渐渐地走开了,我想叫他一下,可是却惊讶的发现声音到了嗓子眼里就是发不出来。当时的我还并没有感到恐惧,只是很奇怪。我就这样沉默站着,看着他渐渐消失在视野中。而更加奇怪的是,等我看不到他了的时候,我竟然又可以说话了!

风吹动着树叶沙沙地响着,仿佛周围的树里面有千万双眼睛在偷偷地看着我一样,弄得我很不自然。这风,也吹得我后脊背发凉。我可不想在这山路上多待哪怕一分钟,再者现在这都什么时候了。

我加快了脚步向家的方向赶去。不过,没几分钟,还没走上多远,却是看见前方一束照来照去的手电筒光芒晃啊晃的。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很黑了,月亮躲在了云层里面。再近点一看,原来是我的父亲。

“你怎么才回来啊,路上耽搁了什么事情吧?你看看现在这都几点了?这么晚了还不到家,让家里人怪担心的。”爸爸一边接过我的包一边打着手电筒引着我往家走。嗯?我好像也没在路上耽搁多久啊。我迟疑地从袋子里掏出手机看时间,却是碰到了那个唢呐。现在是晚上九点半了,可是我明明记得刚才也才七点不到啊,没过多久吧?我时间观念难道出问题了?想着我就叫了父亲一声,从袋子里掏出那个唢呐想要递给父亲,可是他却是颤抖着不肯接,反还问我怎么得到这个唢呐的。

啥情况?什么事情会让一向严厉的父亲都觉得有点惊恐?不就是个怀表嘛,至于这么怕么?我只好把刚才遭遇的事情和父亲说了一下,夜晚也看不清他的脸色,只觉得他说话的声音更加的颤抖了:周四文是一个星期前就死了的啊,而且,这个唢呐是当时封棺的时候大伙放进去的,毕竟这个唢呐也陪了他一辈子。可是,现在这个唢呐怎么出来了?难道说棺材板被打开了还是怎么的?……

也就是说,刚才我遇到的不是人,而是一个鬼魂……

似乎,这样一来,好多事情也可以说得通了呢。我似乎明白为什么他的衣服那么的整齐和以前不太一样了,而且,我家里人假如是我不打电话告诉他们的话她们都不知道我今天会回来的,可是周四文却是说知道我回来……也就只有鬼神能够做到这一点了吧?还有从怀里掏出来的唢呐冰得我手都是一阵颤……

美女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