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婆婆的遗愿

2019年10月20日 • 汽车美容 • 阅读 0

一年又一度,光棍节大驾来临。应谨不觉发愁怎样结束这光棍生涯,可是他活到三十岁,至今无房无车更无钱,相貌一般,身高免强还过得去。他是个普通工人

一年又一度,光棍节大驾来临。应谨不觉发愁怎样结束这光棍生涯,可是他活到三十岁,至今无房无车更无钱,相貌一般,身高免强还过得去。他是个普通工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六天呆在工厂里加班,在这样一个飞速发展的经济时代,女人位哪会看上他?

应谨虽然外在条件一般,但人家可是个地道的老实人,买不起房他便租了套房,想等到存够了钱,就在本市买一套,将远在异地的母亲接过来一起住。

这天,他母亲给他来了个电话说,“谨啊,我给你物色了个女孩,那女孩就这两天会来找你的,你可要好好待人家,别亏待了我的儿媳妇!”

应谨连连点头:“娘啊!你看儿子都光榻了三十年,好不容易有女人找上门了,我还不把她当成宝贝吗?”

母子两人聊着聊着相互笑起。

哪知应谨他娘光顾着与应谨说话,不知身后有辆大卡车正驶来,怪弯抹角的那卡车刹车突然失灵,应谨他娘就卡车撞了抛出老远,连尸体都没找着,警方在未确认死者身份前没敢对外公布,只说出了车祸。

应谨刚好看到这条新闻,心不时一惊,赶紧给他娘去了个电话,没想到他娘还真接了,说她暂时死不了,应谨这才放了心。

三天后,应谨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说是来找他的。

应谨想这个姑娘大概就是他娘介绍的,赶紧跟那女人通了电话,约好时间就去车站接人。

那女人一副乡下人打扮,梳着两条乌溜溜的麻花辫,一身粗花布裙,脚下是一双老牌的解放鞋,跟四周时髦的城市女郎相比,都退了二十年不止。

女人中等个子,虽然打扮俗套了些,但模样倒还不错。

应谨虽然在城里打工多年,但骨子里还是觉得乡下姑娘好,补实啊,城里的姑娘眼界高,开口闭口就是房子车子,他可结识不起。

“你好!一路辛苦了!”应谨憨笑着说,说时摸着后脑勺,话未出口脸已先红,活像一辈子没跟女人搭过话般。

“谨啊,我是你娘介绍来的!你娘说,让我俩处着试试,若是不合适我就回老家,若是咱俩还能处下去,我就留在你家一辈子不走了!”

姑娘说话倒是实在,一口气将她的来由去向道得清清楚楚。

应谨瞧着姑娘那双水灵的大眼,搓着手不好意思地点点头,那模样比眼前的姑娘还要娇羞。

这位姑娘自我介绍说:“我叫康卫萍,与你家隔着一座山,你家在山东边,我家在山西边,隔山而望,我们也是一村人。我们可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

这话说得应谨鼻子都发酸,可不是么,出门在外,盼得就是亲情啊!有个人聊聊家长也觉温暖。

两人激动地手牵起手,打算坐公交回应谨的出租屋。

应谨他娘跟在康卫萍身后,见两人有说有笑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看来她这次赌对了,这姑娘果然生来就是应家的媳妇。

只可惜啊,那辆卡车把她给撞死了,不然她可真要好好办几桌酒席,替两人张罗着婚事,说不定十个月后她就能抱上孙子了!

应谨他娘越想越美,真是不甘心就这么死了,好在外界还没宣布说她死了,不时灵机一动,不如就跟着这二人,待时机成熟再离开也不迟,至少要看到这二人修成正果,她才安心不是!

应谨牵着康卫萍的手上了公交车,康卫萍最在最后面,在关车门那份,看见应谨他娘愣了愣,赶紧冲司机说:“等等!”

众人见车门外压根无人,一个个愣愣地看着她。

康卫萍倒不当一回事,冲车外唤道:“阿姨你怎么也来了?”

应谨他娘一愣,这姑娘怎看得见自己?

应谨见康卫萍一直朝车外面望,不时还自言自语地,好奇跟着望去,却连半个人影不见。

赶紧扯了扯康卫萍衣角说:“你是不是看错了?后面哪有什么人?”

康卫萍嘴张了张,刚想解释,应谨他娘朝她做了个噤言手势。

康卫萍将到嘴的话打了住。

两人一前一后回到应谨的出租房,刚要阖门,康卫萍见应谨他娘还没进屋,又将屋门打开说,屋里闷,门开着透透气。

应谨也没怀疑,洗了手,下厨房忙碌起。

应谨他娘趁着应谨不在场,朝康卫萍夸道:“我这儿子过日子可是一把好手!虽然穷了些,但咱没病什么的,只要有手脚勤快,幸福的生活马上就来到!姑娘你怎么看?”

康卫萍扑哧一笑:“阿姨你还真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他是你儿子,你自然说他好!不过我跟他之间会怎样,还是顺其自然吧!”

应谨他娘觉得自己好像心急了些,见康卫萍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好似对应谨动了心。见应谨一人在厨房里忙,康卫萍坐不住地说道:“阿姨你在这歇会,我去帮帮谨!”

说时奔进厨房,一个炒菜一个切菜,到是相得益彰,颇有琴瑟合鸣的感觉。

应谨他娘乐得呵不拢嘴,端起面前的茶杯想喝口茶润润喉,不想茶杯没端起,手却从茶杯里穿过,弄出一阵不小的声响,把个茶杯震落在地。

“什么声音?”应谨见客厅里有动静,搁下手中的活跑了出来。

见一只茶杯掉落在地,茶水洒了一地,“咝咝”地冒着热气不说,还有一种奇怪的声音,像是人的呻吟声。

应谨将茶杯拾了起。

康卫萍跟着跑出来一年地,可是吓了一跳,“阿呀,你的手?”

应谨他娘的手被茶水烫着了,手臂地出几个水泡,正“咝咝”地唤着,慌得康卫萍大叫。

应谨见康卫萍一副惊慌不定地很是不解。

这姑娘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傻愣愣地,我娘不会给我介绍了位傻子吧?

如此一想,应谨他娘气得嘴角连连暗抽,伸出手,敲应谨一下脑门。

应谨吃疼地哼起。

摸摸发疼地脑门,心里颇觉纳闷。

怎么我刚想到我娘,我娘她就有了感应?莫不是她老人家在千里之外有读心术?

“读你个头啊!傻小子,老娘我就在你身旁!只是……你看不见罢了!”应谨他娘气呼呼地说。

康卫萍扑哧笑起,将桌上的茶水用干抹布抹干净后,用干净地毛巾沾了冷水替应谨他娘抚上。只是鬼魂的身体是虚的,她不能替应谨他娘上药,便用毛巾冷敷。

应谨瞧着康卫萍奇怪的动作,终于忍不住问道:“卫平,那毛巾挂在空气里怎不掉下来啊,莫非你是个变魔术的啊?这真好,以后我想我娘的时候,你就可以把她变出来,省得我千里迢迢跑回去的!”

康卫萍无语,嘴巴张了张,她真想告诉应谨,他娘不用变魔术,其实就在他身边,只不过她娘,三天前出了场车祸死了。她是阎君派来完成死者生前遗愿的鬼差,见她娘为了应谨的光棍身份揪心,便来替她完成心愿。

就在这时,电视新闻里又播出三天前那则交通事故。应谨他娘的尸体被人找到,应谨瞧见他娘的尸体,哭得死去活来。

康卫萍有些不忍心,终于冲着应谨他娘说:“阿姨你有什么话就快跟应谨说吧!”

应谨他娘眼圈一红,将他二人的手搭在一起说:“希望你们好好在一起,我死也瞑目了!”

她刚说完,黑光白光乍现,落地后化成两个身形怪异的人。

黑白无常一边一个,将应谨他娘的魂魄带了走。

作者寄语:(原创作者:于珏)

性感美女图片

性感美女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