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初醒时 幸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2020年03月16日 • 汽车理赔 • 阅读 1

导语:一场意外的相遇成就了一段美好的爱情,可是这场爱情来的并不是那么容易,兜兜转转,到最后终于他们还是走到了一起。相遇需要缘分,很多时候缘分

  导语:一场意外的相遇成就了一段美好的爱情,可是这场爱情来的并不是那么容易,兜兜转转,到最后终于他们还是走到了一起。相遇需要缘分,很多时候缘分来了,我们并没有做好准备,于是一次次的错过。终于,当哪天我们幡然醒悟时,幸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技术交流,原与琳楠没什么关系,但同属一个项目组,手边无事,便闲散地来了。琳楠来得稍晚,一个人去坐在最后面。双方领导互换名片,琳楠自顾低头看手中的纸。有人独自绕过几排椅子,走到她面前,微欠身,双手递过一张名片,琳楠抬头,一双不大的眼睛,温和的笑。琳楠微微点头致意,那男子,笑含在眼中,凝视着琳楠。

  穆少华,软件工程师。名片干净清爽,一如他的人。

  他讲话的时候,有一种隐藏的感染力,始终亲切的理解的笑意在眼中,看着琳楠,琳楠听不太懂,但注意到他的手,修长,骨感。还有他的头发,柔软服贴。米黄色裤子,淡米色夹克。黑色公文包,长长的腿。这是对他最初的记忆与最终的告别影像。有很多人的人生,仿佛海上的航船,不能有交集,否则没有生路。

  公司派人去北京学习电子商务,琳楠争取了一下,被派去了。其实是琳楠生出一种想逃的欲望,她害怕自己哪一天被瞬间折断,无力复生;又仿佛跑一场马拉松,过了那个极限,虽然没有了痛苦,却也不知道那终点是什么。也许离开一段,会让爱重新回到内心来。

  不上课的时候,琳楠便坐在避风塘茶楼里,看一本可有可无的小说,或者只是闲在那里看着阳光悄悄溜走。琳楠日益觉得自己变成一个无用的女人,像一个无所谓的站牌,生活的列车在身边呼啸而过,只有那些风经过她,而自己正慢慢被日子晒老。

  “是你。”一个声音在耳畔温和地响起,肯定而熟悉。

  琳楠抬头,又看见了那双单眼皮,温和地笑。

  他记得她的名字,她也记得他的。

  第二天,他便来学校,一副看老朋友的样子。他给她讲计算机文化,他是那么享受他的专业,将枯燥变成了游戏。爱上一个人和爱上一件事是一个道理,都将心底的热爱,换了最温柔的凝望,和最长久的坚持。

  有些人,不在于何时相遇,相遇多短暂,总在相遇的瞬间,彼此明了,彼此照亮。

  琳楠,习惯镇静无声地看着某个人两秒钟,然后心平气和地说话。上司说她有大将之风,琳楠听罢眼睛定住一秒钟,想不到上司会这么想,那只是严酷生活之后的必然结果,是贫困生活后的抹不掉的烙印而已。可是看穆少华,琳楠在他的眼眸里,看到了来自内心的镇静。那是富足生活良好教育下的自然与平和。

  便仿佛两株向日葵,虽然都枝繁叶茂地向着阳光,一个是精心耕种细心呵护下的自然,一个是在盐碱地里独自疯长才存活下来的了然清淡。

  “有机会到哈尔滨,请你到家里,我的男友做得一手好菜。”了然这样的成长背景,琳楠觉得可以远远地看清穆少华了,那是她可望不可及的世界。可是话出口,琳楠还是隐隐觉得自己好笑,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也是哈尔滨人,我的妈妈还在故乡。你的故乡,也是我的根。”

  “我很喜欢你,从你那么酷地自顾自地走进会议室。”他专注地看着她,意味深长,不容她躲。

  琳楠无声地笑,无声是最好的回答,因为不需要答案。窗外,正是好大的太阳,却没有阴凉可躲。

  他还是来。常常,他们只是绕着校园走,多半会是他讲些什么,家常地慢慢地讲,琳楠会意地笑。有一天,他竟骑了自行车,驮着她在夜风里穿行。琳楠不经意间摆着小腿,伸出手臂,感觉夜的温凉。手轻轻扶着他的腰,一片温热。

  “哪里来的自行车?”琳楠问他。

  “买的,你很久没坐过自行车了吧。我想驮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在夜风里穿行,给她唱歌。”在繁华霓虹廖落行人的街上,他轻轻哼唱:

  我的心像软的沙滩/留着步履凌乱

  偶尔有些悲欢/总是去而复返

  人越成长/彼此想了解似乎越难

  人太敏感/活得虽丰富却烦乱

  有谁孤单却不祈盼/一个梦想的伴

  相依相偎相知/爱得又美又暖

  没人分享/再多的成就都不圆满

  没人安慰/苦过了还是酸

  我想我是海/冬天的大海/心情随风轻摆

  潮起的期待/潮落的无奈/眉头就皱了起来

  我想我是海/宁静的深海/不是谁都明白

  胸怀被敲开/一颗小石块/都可以让我澎湃

  琳楠想起张曼玉和黎明演的《甜蜜蜜》,相爱在无力相爱的时候,万水千山后,蓦然无语相遇。

  歌声停止,他停下来转身看她,不给她逃的余地,可即使在这样的时刻他的目光都是温和的,不逼迫的。不为别的,只为那纯静如水的眸子,琳楠的心被一下一下地撞痛。

  “这首歌的名字叫,我想我是海。”穆少华说着,伸手握住琳楠冰凉的右手,轻敲自己的胸口,又慢慢说,希望我是你的海。琳楠感觉到穆少华手臂里的血汹涌跳荡着。低头便要代表默认,琳楠只有别过脸,风入眼中,看不清前路。

  琳楠抽手,穆少华却更紧地握住,第一次琳楠这么近地看穆少华,好干净的一个男人。琳楠仿佛看到故事的结局,反而笑了,心安了,“我们来自不同的成长世界,也不会走入同一个世界。”她告诉穆少华,平静至极。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我们相遇了。”是穆少华眼中将所有信任都交付的笑意,深情而肯定。

  宏波每天都会来电话,告诉她自己做了什么,吃了什么,碰上了谁,天气怎么样,又谈成了什么项目。然后每天都会要她注意别凉着,不能吃冷的东西,不许节省。琳楠会微笑着安静地听,然后要他早一点回家,少喝一点酒,虽然知道他也只是听听而已。

  他们是前世的情人,转成这辈子的家人。

  半年,恍如一梦。琳楠在机场给穆少华发短信:和你道别。4个字。转身,看见穆少华拎着旅行包,沉静地望着她,温和如昔。他辞职,公司不放人,允许他回故乡一段时间,两头跑着工作。琳楠无语,既然担不起他的未来,说什么就都是多余的了。

  曾经,陪着宏波睡地下室吃酱油泡饭的日子,她都不曾怕过,可是现在,她怕了。

  飞机起飞那一刻,穆少华轻握住琳楠的手,琳楠的心底,仿佛逃避洪峰的海浪,却被纷乱踏来的海,瞬间灭顶。这一次,琳楠终于落泪。手,慢慢抽出,他转头看她,还是那样亲切的笑意,说,勇敢一点。

  她没有告诉宏波自己的归期,他是没时间来接的。在机场,她见到了少华的母亲,一个54岁风韵尤在的女人,省政府某处的处长。转天,少华的母亲来找琳楠,两个人在公司楼下的茶吧里坐着,没有人讲话,在沉默里,双方了然。然后穆少华母亲起身,说了最后一句,他是我惟一的儿子,你不能毁了他的前程。

  在大厦的顶层,琳楠一个人迎风吸烟,白色的云朵,湛蓝的天空,就那么安静地悬在那,无声无息。琳楠被烟呛出了泪,穆少华说到底还是一个幸福的人,他的妈妈无论对错,都肯冲在最前面用最强势的姿态,为儿子挡住一切尘世风霜。

  这座城市里有一间属于琳楠自己的小屋,42米,琳楠自己供着的贷款房。为此,宏波气极,可琳楠坚持,这是自己惟一可以退却的地方。宏波低了头问琳楠,还不信任我吗。眼底是19岁遇见她时的决绝。琳楠轻摇头,想告诉他,因为被他爱,因为要爱他,自己像搁浅在溪边的鱼,游不回大海。可看见,宏波眼底的疼爱,低了头,不再说话。

  日子回到上班下班,仿佛一生这样过过就要完了。穆少华会来接,经常一件便装,清爽地站在门口稍远一点的地方,看着她走出来,那么干净,那么温和。

  一路无语,可是一路和他走着,不知走向哪里,哪里是个停留。琳楠想了一下,把少华领回了家。穆少华买了一大束马蹄莲,进得门来,细心轻柔地洗了花瓶,放好清水,给琳楠放在窗前的小踏毯上。琳楠看着他做这一切,心底慢慢升起一股感动,心想,谁嫁了这样的男人,会不幸福?

  在方厅面南的墙壁上,有一幅油画,占了整整一面墙,穆少华看到了,站在那安静地看了很久,琳楠端着茶,站在穆少华身后也静静看着。那是19岁时,琳楠画的,宏波和琳楠并肩站在一起,手臂结实地揽着琳楠的肩膀,背后是翠绿的白桦,琳楠穿一件月白色的短衫,青色的长裙,头发被风轻轻吹起,有一缕吹到宏波的脸上,宏波那么意气风发地站在那,黑黑的皮肤,明亮的眼睛,干净的气息。

  穆少华转头看她,带我来,是想让我看这个?语气依然温和,笑依然在眼中。

  是。琳楠不会说谎。琳楠想向穆少华证明,自己是幸福的。断了他的心意,不要再来打扰她纷乱的心。可如果你是幸福的,还用向别人证明吗。想到这一层,琳楠黯然。

  琳楠19岁认识宏波,当年的宏波是个霸气的小混混,受人欺负也欺负着别人,那时他总是打架,打个满身是血,可看见琳楠的时候,总是那么害羞地那么开心那么固执地笑。当时琳楠在读大学,宏波便供她,不允许她说不,其实那时他们都很穷,可是每个周末,宏波会带她去吃麻辣烫,那时的宏波用他单薄的臂膀,宝贝着琳楠,让琳楠在贫困中,感觉人生的富有,因为她有他。那时班里有个富家子弟追求琳楠,有各种名贵的礼物送给琳楠,宏波就去武力解决问题,结果反而被那个男生找人打了,满脸是血的宏波对琳楠说,小楠,我不能没有你,我一定会给你最好的生活,等我,好吗。当年就是这句话,这23个字,让琳楠认定了这个人。从此宏波开始了对生活的征战,失败挫折,再失败再挫折,宏波的今天是用不能言说的昨天换来的,像穆少华这样良好家境下接受最好教育的人永远体会不了,一穷二白,白手起家的那份艰辛痛苦和挣扎,以及成功之后的那份霸气霸道和说一不二。

  当年的宏波是空有一身豪气,而无力主宰生活,现在的宏波,可以决定太多事情,当年那个年轻的冲动的害羞的热情的冒失的宏波,没有了,消亡了,只有这幅画,让琳楠相信他们在一起的欢乐时光,不是假的。

  穆少华和琳楠对坐着静静地喝茶,没有人讲话,一直坐到暮色四合,一切变成暗影,琳楠起身去开灯,穆少华起身说,我走了。琳楠说,好。琳楠为穆少华开门,穆少华站在门前凝视着琳楠:

  我爸爸过世的时候,对我说,一个男人,一生要做两件事,一件事是找到自己热爱的事业并始终为之努力,另外一件事是,找一个自己真心爱的女人去结婚。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然后对琳楠亲切地笑,关好门,好好睡吧。然后走近夜色中。

  琳楠再一次像走夜路的人,迷失了方向。

  琳楠去公司找宏波,她刻意穿了白衬衫牛仔裤,这是他们相爱时,惟一的装束。平时她极少去,除非万不得已,因为公司里人的目光都在告诉他,自己是一个如此幸运的女人,能被宏波这样的男人爱着,他几乎给了她一切。自己是一个泡在蜜缸里的女人,任何风霜都吹不到她。每踏进这座大楼,琳楠便会觉得气短,可她觉得自己的确没有资格反驳。因为,宏波的确包揽了她的一切,甚至每隔一段时间,宏波会拉着她甚至根本不问她,就会给她买来一大堆衣物,她琳楠已经被华服艳影包围着,除了她见不到他。

  夜里1点,宏波一切应酬完毕,终于可以坐在琳楠面前,问她,想找我说什么。可还不等琳楠说,宏波已靠在沙发上睡去,看着他疲惫的神情熟睡的脸,琳楠点烟独自站在夜色里,夜风寒冷,无人抵挡,无人相陪。

  琳楠给宏波留了一张字条离开。

  宏波:

  还记得我们在地摊为那件红色的T恤讨价还价吗?那时我们很穷,可日子很快乐。现在,我甚至不能决定我穿什么样的衣服,因为一切你已替我安排。

  一天有24个小时,你能分配给我的时间有多少?宏波,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你停下来,好吗。

  7年的光阴,你的爱,让我变成了等待的人,没有尽头的等待。

  宏波,别让我在你的爱里,失了尊严。

  琳楠

  4月14日清晨

  是谁说的,等待是一生中最初的苍老。如果爱能放在一个容器里,这个容器就是时间。爱无形,容器也无形。时间是温柔的刀,割去了相思也劈开了相牵的手。驱走爱的是时间,证明爱的也是时间,两鬓青青变星星,往往只为了一颗痴心。

  可等来的,是更长的等待。

  宏波说,男人的一生就是一场战斗,停下便意味着死亡。曾经的痛苦与屈辱,我不能让它重来。我说过给你最好的,我要做到。琳楠黯然,他是不能为任何人停留的。不能为她,也不能为爱。

  宏波说,等我老了,奔波不动了,我就天天陪着你,再也不离开你。

  琳楠笑了,从现在开始等到老吗?琳楠看着宏波,无言以对。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未来的结局。

  宏波,我们分手吧。琳楠说的时候,泪早已无法遮掩。宏波竟然笑了,说,开什么玩笑,要是觉得心情不好,就请几天假,出去散散心。然后,他去奔赴另一场生意的盛宴。

  琳楠看着画中的宏波,当年宏波只有23岁,那个走到哪里都喜欢揽紧自己肩膀,抵住自己额头问“喜欢吗”的大男孩,自己是什么时候把他丢失的呢?仿佛此刻模糊的视线,再聚不清焦距。往事如烟,散尽,血,大滴地从琳楠眼中溢出。

  琳楠辞了职,当年这是宏波给她安排的工作,这一份不咸不淡的工作不做也罢,卖了房,倾其所有,在酒吧街盘了一个店面,开了一家茶吧,叫青衣宣。琳楠终于有了自己的城堡,不须再依靠外力来抵挡尘世的磨砺。

  阳光好的时候,琳楠会在店前伞盖下,读一本清淡的书,有一杯温暖的茶相伴,还有她的狗狗小波;母亲节的时候,琳楠会向路人免费发送康乃馨;儿童节,琳楠会给过路的小孩子,发玩具小熊,下雨的时候,她会为路人准备透明的塑料伞,随意取用,方便的时候送回来就好。

  店门前有一个小铜牌,挂在并不显眼的位置上,上面有几个字——幸福,是因为与你同路。

  宏波与穆少华也终于见面了,在青衣宣。两个男人都很冷静,毕竟都是30岁的人了。

  宏波告诉穆少华,琳楠是我的,不许你碰他。穆少华听了,笑笑,她是自己的,但她是我要找的女人,我不能让。

  宏波要娶琳楠,琳楠是他一个人的,没人能把她抢走。宏波把钻戒放在琳楠手上,说,小楠,你不是说过,你要一场幸福的婚礼和一个漂亮的女儿吗。我,现在能给了。小楠,我们说过要一生一世在一起的……

  琳楠望着宏波熟悉的脸,泪蒙住双眼,这是自己爱了8年的人,爱到最后,他竟不知道自己爱上的女人,到底要什么。她是他的一场战争,然后她是他的战利品,再然后他将战利品束之高阁,让她寂寞,让她蒙尘。他的爱,让她没了自己。

  宏波,走到今天,就像壮士断臂,不是想不想的问题,而是走到这一步,已经无药可医了。

  穆少华把工作转到这边,做了哈尔滨办事处的负责人。他依然下了班来看琳楠,琳楠还是告诉他,我,担不起你的未来,请不要再来了。

  穆少华不为所动,总是温和地凝望着琳楠,笑道:

  墙高万丈,挡的是不来的人。要来?千军万马也是挡不住的。

  风吹动穆少华柔软的头发、温和的笑意,让背后的天空温暖起来。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