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话闲聊之菟丝花魂断

2019年10月21日 • 汽车理赔 • 阅读 0

这时门外响起脚步声,听起来来人脚步十分匆忙,似有十万火急之事。又见施沐宸屋里有人,不便贸然进屋,只得在屋外来回踱步。屠欣闻声赶紧抽回手。

这时门外响起脚步声,听起来来人脚步十分匆忙,似有十万火急之事。又见施沐宸屋里有人,不便贸然进屋,只得在屋外来回踱步。

屠欣闻声赶紧抽回手。

施沐宸这才将门外的人唤进屋里问话。

进来的是施沐宸的参谋。

他一进屋瞧见屠欣在场,神色越发慌张,支支吾吾半天才说:“出……事了!莫少爷和小小姐出了车祸!”

屠欣脑袋一幪,心口陡然抽痛,差点一口气缓不过晕死过去。

“在哪里?什么时候?怎么发生的?”她几乎一口气将所有问题抛置,逼得这位参谋来不及作答。

屠欣连声音都在发抖,双脚软得如同一团棉花,再也支撑不住身躯。

她怎么都不相信,这一会会功夫丈夫和女儿居然都出了事,想也不想攥住那参谋说:“他们在哪,带我去?”

屠欣眸里满是恳求,瞧得那参谋不忍心,不由望望自己的上司,希望他能发句话。

然而施沐宸半句话无,那参谋不敢擅做主张,只得愣愣地站着。

屠欣瞧着镇定自若的施沐宸,想到莫玮尧坐得是施府的车走得,陡然间想到了什么。

“你是故意的?明知那些人要杀得是你,你却让玮尧和希希上了那车!你好狠,好毒!”

屠欣像疯了一般冲上去捶打施沐宸。

那参谋见了赶紧将她拉至一边,解释说:“长官他也不知道那车被人动过手脚!”

哪知参谋这一说,迅即遭到施沐宸的冷喝。

那参谋只得乖乖闭口退下。

“我要去见他们!施沐宸,你带我去见他们!”屠欣哭诉道,泪水汩汩,直烫着施沐宸的心。

他从没见她这般无助绝望过,哪怕是以前他那样对她也没见这般绝望。更重要的她还质疑他,这让他很难过。

“好!”施沐宸终于点头。

他将军大衣披上扣好,转身步了出去,屠欣一步不敢落下,甚至比他还要走得急,这一急,连楼梯都顾不得,有好几次都踩了空,若非扶着扶手,怕是不知要滚下去多少回。

大脑晕荡荡地,心也早被抽空,泪水抑制不住地滑落,竟还显得那么无助。她总嫌司机车开得慢,接连催了好几次。

大约驶了一半路程,在通往莫府的路上几束汽车灯光正照着,一行人正在现场处理后事。

一辆烧焦的汽车摊倒在路旁,已被烧得面目全非,只剩下轮廓,不时发着阵阵焦味,若非车前的车牌还依稀可辨,屠欣压根就不相信这是莫玮尧和希希坐得那辆车。

屠欣再也坐不住,推开车门奔了过去。

然而巨大的打击已让她气力全力,她几乎已是无力行走,两腿一软,竟倒在地上,她不甘心,竟爬了过去。

两个担架上依闪躺着一大一小两人,身上都盖着白布,屠欣的心又凉了半截。

她颤着手将白布一一揭开。

见莫玮尧一动不动地躺在担架上,一只手还捏着希希的玩偶。

那是希希最喜欢的蓝精灵,还是当初莫玮尧托人从国外带回来的。希希一直爱不释手,平日睡觉抱着,就是坐车也不离身。

莫玮尧脸上严重被烧伤,全身上下无几处是好的,可那蓝精灵却只被烟熏黑而已,可见当时起火时,莫玮尧是将希希抱在怀里的。

屠欣泪如雨下,她还没来得及去爱他,他就这样撇下她走了。老天啊,他这样一个好人,为什么要受这样的罪过!

另一旁躺着希希小小的身躯。希希倒没怎么烧伤,只是面色青紫,像被烟熏得缺氧窒息而死。

屠欣不相信女儿就这么走了,把女儿一把抱起搂进怀里,这动作如同刚生下她时那般。

或许在屠欣眼里,女儿只是睡着了。

希希是她唯一的希望,她曾几回都觉生已无望,唯有这个孩子给了她活下去的勇气。

“希希冷吗?妈妈在这,宝贝不怕!”屠欣吻着希希冰冷的小手唤着,继而哼起歌,像以前哄希希睡觉一样。

她这模样让周围的人见了心酸,好好的一家三口,转眼死了两个,这若换成谁不伤心。

施沐宸心口堵得慌,他知道这事只是巧合,莫玮尧和希希虽不是他杀的,但却因他而死,他不忍心看着屠欣这样疯下去。

“小翎,孩子死了!她死了!”施沐宸想唤醒屠欣。

屠欣只当没听见,依旧抱着孩子唱歌。

她神情已木讷,眼神空洞无神,就连泪水都已无了半滴,有的只是无边的绝望。

施沐宸无奈只得唤人过来将她怀中的孩子夺走,将她抱起。

屠欣不依他,眼神死死地锁盯着孩子,口一张,狠狠咬了施沐宸一口,连皮带肉地,痛得施沐宸脸色苍白,却没有松驰一分。

施沐宸见她这么闹着也不是个事,一掌将她击晕。

屠欣在醒来时,躺在施沐宸的府邸,她整整纷乱的思绪,竟哈哈大笑起。

施沐宸坐在一旁静静地望着她,竟从她的眼神里看不出半丝情绪。

他希望这个时候她能好好哭一场,或许哭出来心里会好受些,然而她没有,只一个劲地冲他笑,那笑里满满是鄙视,痛恨,更有对生的绝望。

施沐宸瞧着心痛,却不敢靠近她,她若要恨就让他恨吧!

屠欣笑了一阵开始自言自语起:“我生希希的时候遇到难产,她差点因为宫闷死在我腹中,医生们个个束手无策,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拿起桌上的剪刀,就这么生生剥了腹生下了她。她生下时,不到四斤,比正常孩子小很多,脑袋还没我的一个拳头大,那么瘦小的她竟然活了过来!”

屠欣欣慰地笑着,沉溺在希希的回忆中。

“可是你!你却杀了她!呵呵,你既然这么恨我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呢!她有什么错,她还那么小!”屠欣捶胸吼着,可是半点眼泪全无。

她想她再不哭了,因为那泪早已流尽。

屠欣声音嘶哑,却声声如刀般刺着施沐宸的神经。

他像个被冰雪冻住的雕像任凭她打骂。

屠欣突然步至他跟前,笑着说:“告诉你个秘密!”

这言语中有几个得意,隐隐有股报复的痛感。

施沐宸一怔,感觉十分不妙,不由抬眸望向她。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前半部分故事即将结尾,女主醒后,将是后半部分故事哈,这个结局让人有些心痛。晚上来得及再发一章,来不及明日三章,确实有事,谢谢各位的支持 !

美女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