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奇事

2019年10月21日 • 汽车保养 • 阅读 1

那是上世纪80年代初的事情。九月的一天,在大兴安岭山脉苏克斜鲁山区的一个小山村里,王小丫高兴得像一只叽叽喳喳的小鸟,因为妈妈要带她去山里看爸

那是上世纪80年代初的事情。九月的一天,在大兴安岭山脉苏克斜鲁山区的一个小山村里,王小丫高兴得像一只叽叽喳喳的小鸟,因为妈妈要带她去山里看爸爸了。

王小丫的爸爸叫王山林,是一个守林人,十天半个月才能回家一次,回来讨些补给,待不了几天,又要回去。

深山奇事于艳丽想丈夫,借口给他送些补给,其实是想和他见个面,说些话;如果有机会,还可以亲热一下。

下午时分,母女俩来到王山林的小屋。不巧的是,王山林去巡山了,到了天擦黑才回来。看见母女俩,王山林高兴得合不拢嘴,忙着做饭烧水。于艳丽嗔怪王山林有意躲着她们母女俩,王山林憨厚地笑着说:“怎么能呢?”于艳丽说:“晚上我们也回不去了,你看怎么办?”

王山林嘿嘿笑着,忙得更有劲了。

天黑了下来,一家三口吃着热腾腾的猪肉炖粉条。王小丫坐在爸爸腿上,缠着他讲故事。王山林笑呵呵地说着,说山神“白那恰”的故事,说自己在巡山时制服大灰狼和大黑熊的故事。王小丫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听得如痴如醉,直到安静地睡了过去。

王山林把女儿放进被窝里,笑眯眯地看着于艳丽。于艳丽会意,红着脸躲避着丈夫火辣辣的目光。就在这时,山风骤起,打得护林屋劈劈啪啪作响。王山林和于艳丽走到门外,却见柳絮般的雪花铺天盖地地落了下来。

暴风雪提前了!

护林屋离村里有10多里地,暴雪已至,又是风高月黑,王山林送妻女回去已不可能。

于艳丽显然没有意识到有太大的麻烦,说:“困在这里正好,和你踏踏实实地过几天日子。”但王山林心里却不踏实:屋里的补给是一个人的标准,三个人消耗起来,很快就会弹尽粮绝。好在于艳丽这次带来了不少补给,问题不是太大,但小屋里的寒冷不是家里可以比的,怕就怕老婆孩子吃不消。

但事已至此,只好听天由命了。

第二天一早,王山林和于艳丽起了床,来到屋外。一夜的大雪,将大兴安岭高高低低的山峦遮盖得平平坦坦,但这平坦的下面是一触即发的危险,于艳丽和王小丫得有一段时间回不去了!

王小丫也起床了,但很快,她开始咽喉发炎肿痛,鼻涕流个不停。她感冒了,脸色潮红,浑身发抖,又低烧。

屋里没有药,向外求助也不可能。夫妻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儿遭受着病魔的折磨。

王山林把女儿塞进厚厚的被窝里,又烧了热水,灌满了热水袋,把热水袋放在女儿的胸口。于艳丽把冰凉的湿毛巾捂在王小丫的额头上,给她降温。

但这一切努力都不管用。王小丫的感冒症状越来越严重。

王小丫没有吃晚饭,昏昏沉沉地睡着,可是睡不着。她不时地咳嗽着,咳起来就停不下,她小脸被憋得紫红,眼泪刷刷流着。到了下半夜,王小丫咳血了。

望着女儿难受的样子,于艳丽眼里有了泪水,王山林也焦急得直揪头发。

一家三口一夜无眠。

新的一天又到了。雪停了,还出了太阳,但通往山下的路一时半会儿还不能行走。王山林硬着头皮要回去,找医生拿药。但于艳丽拖住了他,那样的话风险太大。她不能让丈夫冒这么大的危险。

王山林无奈,只好停了下来。他搂着昏睡的女儿,轻轻地拍着她,哼唱着摇篮曲。

于艳丽在一旁默默地坐着,心疼地看着丈夫和女儿,心中忽然一动:可不可以求山神来保佑女儿?

苏克斜鲁山区有一个传说,山神“白那恰”无所不能。山民狩猎打鱼所得、采集采伐所获,都是“白那恰”的赐予;而山民外出受伤、出事故也是“白那恰”的惩罚。“白那恰”还有一个特点,他愿意解救山民于水深火热之中,但有个条件,被解救者的痛苦,要转嫁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上。

于艳丽悄悄地走到屋外,来到一处地势稍高的地方。她焚木为香,虔诚地跪在那里,双手合拢,轻声祷告:“无所不能的山神‘白那恰’,求求您可怜可怜我的女儿,求求您救她出离险境。我情愿您把灾祸降到我身上,由我来背负女儿身上的痛苦。只要您救了我女儿,日后,我天天为您祈祷,年年为您供奉……”

说罢,又是三拜九叩。

祭拜完毕,于艳丽起身回到家里,看见王山林还在焦虑地哄着女儿。她走过去,小声地对王山林说:“你好几天没睡踏实觉了,歇会儿吧。我来看女儿。”

王山林说了一声好,一头倒在床上,酣睡过去。

女儿也暂时安静下来,眯着眼睛睡着。望着丈夫和女儿,于艳丽想着心事。

老实说,虽然刚才虔诚地向山神祈祷,但于艳丽心里还是空落落的。于艳丽读过初中,接受过唯物论的教育,平日里是不相信有鬼神的。世上的人与事往往都是这样,无路可走的人需要有信仰支撑。如果自身改变不了命运,不寄托于鬼神又能怎么办呢?

但是,奇迹发生了!

中午时分,王小、r睁开眼睛,无力地说:“爸爸,妈妈,我好饿,我要吃饭。”

夫妻俩像听到了天籁之音,这可是女儿患病几天来,第一次喊饿啊!想吃饭就好!

王山林和于艳丽乐不可支地忙碌起来,齐心合力做好了一锅猪肉炖粉条。于艳丽给女儿端来满满一碗,王小丫一口气将热腾腾的猪肉炖粉条吃下,吃完后,竟出了一身汗!

王小丫退烧了,咳嗽的密度也越来越稀。傍晚的时候,她起床了,又像只小鸟似的飞来飞去了。

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于艳丽开始鼻塞咽喉痛,接着发起烧来,紧接着咳嗽起来。和刚刚脱离险境的王小丫病状一模一样,这就是说,山神“白那恰”真的听从了于艳丽的祈祷,把王小丫身上的灾难和痛苦转嫁到于艳丽身上了!

于艳丽的病情越来越严重,王山林急得像头被困在笼子里的困兽。有好几次,他要硬着头皮回村落,都被妻子和女儿拦了下来。而王小丫也哭成了泪人儿,妈妈每一声痛苦的咳嗽都像在她的小心坎里剜了一刀。

这天晚上,高烧状态中的于艳丽忽然说起了胡话:“显灵了,山神‘白那恰’显灵了!”

王山林痛苦地看着于艳丽,手足无措。

“谢谢您,‘白那恰’,等我病好后,我一定好好感谢您。”于艳丽还在说着。

王山林听得纳闷,问于艳丽怎么回事。迷迷糊糊中的于艳丽把自己求山神“白那恰”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王山林的眼泪流了下来,他搂着于艳丽说:“我的好老婆啊!”但随即,他又笑了,因为他找到了解救妻子的路。

王山林来到屋外,找到一处地势稍高的所在。他焚木为香,虔诚地跪在那里,双手合拢,立于胸前。他闭着眼睛,轻声地祷告……

奇迹终于在第二天中午出现:于艳丽的烧退了,能下床走动了,咳嗽也没有那么剧烈了。

离奇的事情继续发生,王山林开始鼻塞咽喉痛,接着发起烧来,紧接着咳嗽起来,和脱离险境的于艳丽的病状一模一样。

山神“白那恰”真的听从了王山林的祈祷,把于艳丽身上的灾难和痛苦转嫁到王山林身上了……

第十天上午,林场的履带式拖拉机来给王山林送补给,将还在病状中的王山林和他的家人接到山下。不日,王山林脱离了危险……

许多年过去了,王小丫已经长成了大人。她大学毕业后,成了一名医生,在城里安了家,有了乖巧漂亮的女儿。女儿懂事后,王小丫时常给她讲发生在守林屋的神奇故事,讲得女儿扑闪着大眼睛,连连称奇。

其实,王小丫早就知道,几十年前发生在他们一家三口身上的事情,并非山神赐予的奇迹,而是科学规律所然。王小丫的抵抗力最弱,最早患上了感冒,于艳丽的抵抗力稍强,随后患病,而王山林的抵抗力最强,他是最后犯病的。而他们先后康复,不过是身体抵抗住了病毒,产生了抗体,最终痊愈。这些,和山神无关。

但王小丫还是不想用这冰冷的科学道理来教育女儿,她宁愿女儿的心灵里有一个山神,这关乎信仰、爱和温暖……

美女图片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