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张人脸

2019年10月21日 • 汽车保养 • 阅读 1

一最近,我中邪了,别问我为什么,如果你连续一个星期做同样一个恶梦,你也会觉得你中邪了。那是个,很荒凉的梦,四周是荒凉的一片,只有一个

最近,我中邪了,别问我为什么,如果你连续一个星期做同样一个恶梦,你也会觉得你中邪了。

那是个,很荒凉的梦,四周是荒凉的一片,只有一个女人,用修长森白的手指着我,然后她的手开始流血,直到半个身子化为血水,然后她挣扎着用另外半个身子继续指我,最后也化为血水,只余下悬浮在空中的头部,死死盯着我看。

每次,我都会吓醒,被她脸上那种扭曲的痛苦吓醒,醒来后,脑子里都还残存她那狰狞的眼睛,迟迟不敢入睡。

实际上,我是一个胆子很大的人,但接连一个星期的梦,让我的胆气化为飞灰,只剩下了如潮的恐惧,泛滥心海。

找了很多民间方士,没人能对我的情况说出个所以然来,如果不是身边没有任何不祥的事发生,也许,我早就崩溃了。

但就算一切如常,再继续梦下去的话,我估计会疯掉吧?

事实上,我现在就有些疯了。

一个发疯的人,是很可怕的,我自己都感受到了自己的可怕,有时候,我在街上看见一个女人,她其实是指着我身后,但我会想要将她杀死,彻彻底底地杀死!

如果不是仅存的理智制止我,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为了避免自己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我不得不向公司请了一个月假,将自己关在了家里。

如果有人来我家,他肯定会被吓死吧?

因为我将那女鬼的画像,贴满了整个房间。

是的,我将她画了出来,而且每天一张。

十几年的功底使得她的画像异常恐怖,以至于刚开始我自己都不敢看。

你问我为什么要画她?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样做会让自己感觉好一些。

第十六天的时候,恶梦停止了,她不见了,虽然梦里已经荒凉一片。

我开心得像一只迎春的喜鹊,至少早上醒来的时候是这样的。

下午,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后,我见到了一份包裹,它静静地呆在门口,令人奇异的是,并没有快递员。

我静静地看着它,它也静静地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有那种它在看着我的感觉。

事实上,我并没有网购什么东西,这包裹来得蹊跷而令人发毛。

我关上门,没有理会它,带急促的敲门声随即响起。

我立马拉开门,门外除了那个包裹以外,什么也没有!

“砰!”

我用力摔上门,任凭那敲门声在房间里回荡。

这还不是撞鬼!?

我变得有些歇斯底里,本来有所好转的精神,又被拖入了崩溃边缘。

鬼是吗?

想到那个女人,我又有些疯了,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却一直被她纠缠!

“砰砰砰!”

“砰砰砰!”

敲门声一直没停过,还越演越烈,现在就像是在踢门一样。

我用枕头捂着自己,蜷缩在沙发上,是的,我很害怕,但我又觉得自己不应该害怕,这真是一种不可调和的矛盾。

终于,我不堪折磨,精神又崩溃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拆开了包裹,里面放着个黑色口袋。

我伸手进去,那是一种粘稠的感觉,仿佛什么东西刚凝固不久,慢慢地,我将它拿了出来。

入眼是半张血淋淋的女人脸,骨头那些都还在,不知道是什么力量将然能将脸部就这样挖出来。

女人脸往下不断滴落着粘稠的血液,我将它放在手掌里,我知道它属于谁了!

它闭着眼,可我能感觉到它在瞪着我,打开冰柜,我将它放了进去。

我可不敢把它乱丢出去,这是那女鬼的东西!

之后的好些天,我陆续收到这种灵异包裹,我也习惯了。

包裹每次寄的内容不算多,一只手它分为两次寄来,第一次是手掌,第二次才是手臂。

我已经习以为常了,只要那女鬼不出现在我梦里,我似乎对其他的恐惧麻木了。

冰柜里渐渐堆满了她的身体,我用笔详细记录了每次收到的东西,除去所有内脏,就只差另外的半张人脸了。

然而,灵异包裹突然断了,是的,就那么断掉了!

连续三天没有收到包裹,我整天整天地对着冰柜发呆,或者是对着她的画像发呆,我想,我大概是已经疯了吧?

然而,那她半张脸一直没有下落。

这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她又出现了。

她不仅仅是指着我了,还对我又抓又咬,然而,她只有半张脸!

每次我都在看到她那半张脸的时候被吓醒,她那仅有的一只眼睛里,满是怨毒!

她的眼睛令我背脊发寒,醒来很久之后都还后怕,但我又哈哈大笑,那种恐惧让我很疯狂,我似乎在期待,又在逃避。

我已经疯了吗?

是的。

我发疯似地打开冰柜第一层,那半张脸就放在这里,我将它拿了出来,用手指撑开眼皮,我看见了,就是这只眼!

那种怨毒仿佛是刻在眼里的,就算死去,已经能感受到那股怨念。

我瞪着它,它瞪着我,就这样过去了一夜。

这个月的最后六天,我渐渐失去了理智,如果你每天醒来都要收拾一地的碎尸,可能你也要疯。

我不知道为什么它会散落一地,那女鬼也没说,她仍然死命地咬我,留下半截牙印。

真的有牙印!

这是我刷牙的时候看见的,在我颈部,深深的半截牙印,似乎还有些血迹。

哈哈,我要死了吧?

将她所有的身体丢在一个塑料桶里,半张脸放在最上面,眼皮开着一半,刚好可以看见那恐怖的眼珠子。

我有一种预感,这个月的最后一天我就会死,也就是明天。

我拿着瓶酒,坐在沙发上,看着塑料桶,又是哭,又是笑。

我已经疯了,不是吗?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最后一天的傍晚了。

我停止了一切无理取闹,不就是半张脸吗?我还给你好吗?

这个想法一开始,便像发了芽的种子般,开始生长。

夜,渐渐蒙蔽我的良知,我将菜刀藏在衣服里,往偏远一些的地方走去。

蹲在黑暗的角落,我像是幽灵一般潜伏,我不想死,是的,我不想死。

我害怕死亡,脆弱的心经不起一点点恐惧的威胁,它教唆着我,催促着我!

于是,我冲向了一个女人,疯狂地向她挥舞着屠刀,这分钟,我将她当成了那个女鬼,那个莫名其妙找上我的女鬼!

啊!我疯狂地叫了起来!我要彻彻底底地将她杀死!

是的,彻底杀死,彻底!

我将她砍成很多段,内脏踩得稀烂,然后我砍下她半张脸,满足地回到了家。

拿去吧!拿去吧!

已经疯了的我,碎碎念着将半张脸丢到塑料桶里,然后将女鬼的画像全部收起来,也丢进桶里,再将桶丢到门外。

做完这一切,我才回过神来,这时,我已经记不清楚是从哪里捡到的半张脸,但是,一切,都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不是吗?

我开心地关上门,这个女鬼,不会再来找我了不是吗?

鬼姐姐最火爆推荐:《黄泉惊魂》《超级猛鬼王》《我的女友是鬼王》

作者寄语:这一段略有些黑暗风,内心脆弱的最好谨慎一些。

美女

美女图片大全

合作伙伴